网课观姓名网:激励无数奋斗的朋友!www.wangkeguan.com
广告位1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十二生肖

十二生肖萌萌噠之1-7章喵喵生活記

来源: 网课观姓名网 发布时间:2020-09-10 10:01:37 点击:


導語:十二生肖中有很多可愛的生肖,他們有著自己的故事,自己的生活,其中有一隻喵喵的生肖它很可愛,現在好名網小編就帶你一起去看看十二生肖萌萌噠之1-7章喵喵生活記。
第 001 章:
        紫霄山是下界最宏偉,最險峻,靈氣最充沛的仙山。山上終年積雪,且雲霧繚繞,隻山頂一處四季如春。丹泉真君是上界派遣駐守紫霄山的守護神君。每當山頂的靈池裡孕育出十二生肖的仙蛋時,丹泉真君就負責守護它們直至破殼。等它們能化形瞭,就護送神獸去所屬國,由國君取名昭告全國後,正式成為該國守護神獸。這天,丹泉真君正在教導十年前孵化出的仙兔化形,準備過幾個月送其下山。這時小仙童突然來告知:靈池裡又出現瞭一枚仙蛋!丹泉十分高興,連忙趕去設置結界,助其順利孵化。……“清泉啊,你說這個蛋是不是營養不良啊?” “你才營養不良!這是仙蛋,而且這靈池的靈氣如此之盛,如何會營養不良!” “可是你看,這殼有點透明,很薄的樣子,萬一它還沒長好這殼就破瞭怎麼辦啊?!我看挺危險...”碧波顯然對清泉的話不以然。“咔嚓—咔嚓—”這時,蛋殼突然發出碎裂的聲音。“你這個烏鴉嘴!”清泉氣急敗壞,想著趕緊去稟報神君,就噠噠噠急沖沖地去瞭。仙蛋出現不到一年,照以往的例子,絕不可能孵化出來的,裡面的靈獸多半兇多吉少瞭。碧波也懵瞭,心想這蛋心眼也太小瞭,這麼不經說。正想著,蛋裡的小動物撥開碎蛋殼,顫巍巍的爬出來瞭。碧波一看,毛絨絨的,兩隻小耳朵伏在腦袋上,一看皮毛,頓時大喜,連忙往神殿稟報去瞭。神殿裡清泉正和丹泉請罪,碧波就呼啦啦地沖進來瞭。“神君,神君,大喜啊!蛋裡孵出靈虎瞭!上次的靈虎靈氣中下,這次的雖然個頭小一點,但靈氣十足,定能為青瑤國造福天下!” “好好好!你們照顧得盡心,本君很欣慰。快抱來我看看!”丹泉迫不及待要看靈虎,十二生肖的神獸,丹泉最愛虎,覺得其小時憨態可掬,長大又威風凜凜,最是可人。青瑤現在的那隻靈氣不是很足,丹泉一直頗覺遺憾,怕青瑤的國君不喜,現在好瞭,又來一隻,兩隻一起輔佐,定是十分美滿的。碧波趕緊去取來雲床,興沖沖就去抱靈虎。 片刻後,碧波小心翼翼地捧著軟乎乎的雲床來到丹泉面前,隻見裡面躺著小小的一團,還沒有碧波一個拳頭大,身子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的,可愛極瞭。丹泉 第 001 章 到瞭神殿,正商量著該如何處理這次的兇兆,大殿裡吵鬧非常。為何說是兇兆呢,十二生肖的故事在這個世界也是一樣的,傳說貓被鼠騙瞭之後,就沒有在仙帝規定的日子出現。雖然鼠被大傢厭惡,覺得其狡詐非常,但仙帝並沒有懲罰鼠,這也算是對貓受害的無視。後來當時撫養貓的小仙不知何故隕落瞭,於是漸漸有瞭貓是不吉祥動物的傳言。後來照理隻會孵出十二生肖神獸的神山上孵出瞭一隻貓,當時也發生瞭不吉的事。於是漸漸大傢都覺得貓是被神拋棄的動物,是一事無成,傢破人亡,毀人修業的代表。“上次貓出現是七萬多年前瞭吧,當時負責守護神山的神君不久之後就隕落瞭。神君,請速速稟報上界,把這貓妖封印,萬不可重蹈覆轍啊!”某小仙拱手拜道。 “雲道友說得是,神君,如此不詳之物,決不可留!請神君速速決斷!”另一小仙附和道。“可是看它樣子嬌憨,靈氣也純凈,不似惡獸,再斟酌下也無不可,不過以防萬一還是先稟報上界的為好。”這是一女仙的說辭。眾人七嘴八舌,爭論不休。丹泉也深覺自己十分倒黴。他這幾千年一直撫育守護這些神獸長大,偶爾也養一些小妖獸陪伴自己,覺得十分愜意。他在這山上鎮守瞭五千多年瞭,當初上一代守山神君守完一萬年,功德圓滿回到上界,他力排眾敵才得到這個榮耀,隻希望有朝一日能入階大聖君的行列。想不到竟然中途孵出瞭一隻貓,丹泉從清泉送走貓後就再沒說過一句話,覺得自己的未來簡直無比黑暗瞭,別說進階,保持現狀都難,怕是要隕落瞭。現在大傢都要他做決斷,丹泉隻好說:“大傢稍安勿躁,我會譴人稟告上界,我們就等上意如何,再做決斷吧……唉……”想瞭想,又道,“這件事大傢先保密,不要傳下山,免得引起眾國恐慌。”  普通的貓人間也是有的,但也被眾百姓唾棄,驅逐。無論哪裡出現貓,隻要有人看到都會奔走相告,合力驅逐。所以下界的貓都是十分膽小的,絕不敢走出深山。現在神山上出現瞭貓,下界知道瞭,定然大亂。 眾仙紛紛稱是,然後垂頭喪氣地散瞭。  ……  “碧波,現在是午膳時辰瞭,你說我們不給那隻貓送食物,會不會不大好啊?”清泉有點艱難地說道。 “有什麼不好,貓本就是極不詳的動物,餓死瞭才好呢,它在這裡,我們大傢吃都吃不好,睡肯定也睡不香,萬一真的像大傢說的那樣,神君隕落瞭,看你往哪裡哭去!還給它送食物!哼!”碧波氣呼呼的,“我們剛剛還捧瞭它,不定怎麼晦氣呢,待會吃完飯還是去神君那裡求些清心露的好,去去身上的污穢!”  清泉覺得碧波說得挺有道理,萬一神君真的隕落瞭,他們就真哭死瞭都沒用瞭。兩人用過飯,就去神殿求神君賜清心露,拿到清心露正高興呢,突然四周的靈氣急劇減少,眾人大驚!    丹泉突覺周身環繞的靈氣一下子被抽走瞭,又驚又懼! 整個神山的靈氣都來源於孵出神獸的靈池,現在靈氣突然發生異變,幾乎快要消失,莫不是靈池受到損毀。這才想起,那隻貓被送返靈池瞭,眾人連忙趕去靈池,心裡都直呼貓果然是最不吉利的動物瞭!



第 002 章:
        林喵喵努力地伸長爪子企圖掬一捧水喝,可是岸對他來說實在是有點高,怎麼都夠不著。於是他伏在岸上,用後腿和尾巴勾住岸上的草,探下身子去喝水。可是他長得小,力氣也很小,還頭重腳輕,嘩啦一下掉到池子裡去瞭。池子挺淺的...對於人來說,還不到成年人的腰部,可是對於一隻身高不足五公分,身長不足十公分的幼貓來說,簡直是萬丈深淵!更糟糕的是,林喵喵還不會遊泳!“喵!喵!喵!”喊救命,發出來的全是喵喵喵!不停地拍水,不一會兒,喵喵就沉到池底失去意識瞭。突然,池子裡的水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下降,等到差不多幹的時候,池底出現濕噠噠的兩團。其中一團肯定是我們的喵喵同學啦,大傢見過剃瞭毛的貓嗎?貓剃瞭毛是很“苗條”的,喵喵的毛被打濕瞭,黏在身上,就跟剃瞭毛似的,看上去磕磣極瞭。“喂!你起來!醜八怪!快起來!”池子裡的另一團開口道,聽起來好像很生氣的樣子。喵喵被叫醒,悠悠睜開眼,聽到有人叫他醜八怪,反射性地就回罵:“你才醜八怪,你全傢都是醜八怪!”翻起身抖瞭下水,就找罵他的人。一轉身,發現一隻身上纏著幾根水草的金色小烏龜氣勢洶洶地盯著他。別問他是如何從烏龜那小綠豆眼裡看出來氣勢洶洶的,他就是肯定這烏龜就是剛才罵人的主。“你……你……你做瞭壞事還這麼兇,你怎麼這麼討厭啊,哇~~”那金龜突然大哭,“你……你把池子裡的水都吸幹瞭,我怎麼辦啊...人傢都還沒化形呢……你給我吐出來!嗝!我……嗝!”一邊說一邊哭,竟然哭得打嗝瞭,聲音真是可憐極瞭。林喵喵沒料到一隻烏龜竟然會講話,心想這肯定是一隻神龜!現在見神龜哭得如此可憐,喵喵有點不知所措。“對不起啊,我不知道的,我怎麼會吸水呢,我剛才落水昏迷瞭,不能是我吧?你再好好回想下?啊?你會說話,肯定是神龜吧?你真是太瞭不起瞭!我叫林喵喵,你叫我喵喵就好瞭!”喵喵高興地打招呼,“我原來是一個人的,突然...啊咧,我會說話瞭!” 喵喵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落水之後突然會說話瞭,雖然聲音十分稚嫩,但還是高興得手舞足蹈:“哈哈哈,我終於能說話瞭,太好瞭,我就說嘛,我是個人,怎麼能不會說話呢!”  又轉頭一想,不會真是自己把池水吸幹瞭吧,不然怎麼會突然能說話瞭,這池子裡的烏龜能說話,這肯定是個仙池!可是自己怎麼會到這個地方來?難道自己摔一下摔死瞭?所以來到神仙住的地方瞭?然後變成仙貓瞭?金龜看林喵喵一會兒哈哈大笑,一會兒又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語,心想這醜八怪真是個鄉巴佬,靈獸會講話有什麼奇怪的,真是沒見過世面。金龜本是仙帝飼養的寵物,是仙帝在極北之地的深潭中發現的,是隻能吐金珠的靈龜。但譚中靈氣不足,金龜那時沒有什麼靈智,仙帝就把它帶回瞭上界。養瞭一段時間後,仙帝發現它雖然有瞭些靈智,但還是不會說話,更別說化形瞭。後來有位神君對仙帝說起下界紫霄山上的靈池,那裡幾十萬年來孵化瞭無數神獸,靈氣充沛,不如把金龜送去那裡。烏龜雖是生長十分緩慢的物種,但在池子裡放個萬兒八千年的,肯定就能化形瞭。   金龜被上界的小仙童送到這裡的時候,被叮囑要好好修煉,等化形瞭,仙帝定會很高興的,到時候迎它回上界,就圓滿瞭。金龜也是一直抱著化形後歡歡喜喜見仙帝的打算的,現在美好的未來被一個醜八怪破壞瞭,如何叫它不哭,越想就哭得越厲害。林喵喵現在也覺得可能真是自己幹的好事,尷尬極瞭,慢慢走到金龜旁邊,抬起貓爪拍怕金龜的頭,“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真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那時沒什麼意識,都不知道自己幹瞭什麼,這池水是仙水吧?但是你看,你讓我現在吐回去肯定是吐不出來的,就是吐出來,你肯定也不想在我口水裡待吧。要不,你想想別的事,隻要我能替你做的,我一定盡力!”“那你要替我再找一個靈氣充足的地方!”金龜想想也覺得這醜八怪說得有理,它吐出來的肯定是口水,哪裡還能待,“不然你走到哪,我就跟到哪,煩死你!”一點都沒考慮自己的腳程速度... 喵喵覺得是自己理虧,神龜的要求也不過分,就一口答應瞭。“對瞭,你叫什麼名字啊?我不能一直神龜神龜的叫你吧,你這麼瞭不起一定也有個瞭不起的名字吧?”    “我當然瞭不起瞭,我能口吐金珠,不然怎麼會被仙帝大人收為寵物!”金龜有點驕傲。喵喵一聽神龜能吐金子,心呼果然是神龜啊,真是太太太太瞭不起瞭!!“仙帝大人?聽名字應該是很瞭不起的人吧?”喵喵不懂就問。金龜斜眼看喵喵,覺得這醜八怪果然是鄉巴佬,不知是哪個旮旯裡蹦出來的,連仙帝大人都不知道。“那當然瞭,仙帝大人是最瞭不起的人,神仙們都聽他的!”  “那你的名字呢?” “我...我還沒有名字,我被送下來的時候還不會說話,仙帝大人還沒有給我取名字...仙侍說是要等我化形瞭才賜名的……”金龜有點沮喪。 喵喵覺得神龜都能說話瞭,還沒有名字有點可憐,“要不我給你取個名字?你能吐金珠,就叫金珠怎麼樣?你別瞪我啊,我就是想平時叫起來方便點,這名字又富貴又形象,多好啊。以後仙帝接你回去肯定會重新賜名的,我們就是先這麼叫著,你要是不喜歡,自己想一個。”  金龜想瞭好一會兒,都沒想出滿意的名字,就點頭采納瞭喵喵的建議。喵喵身上的毛這時也差不多幹瞭,恢復瞭毛絨絨的一團,看起來挺能唬人的。金珠覺得喵喵看起來也沒那麼醜瞭,態度也好起來瞭。然後一龜一貓就窩在池底歡歡喜喜聊起瞭天。林喵喵告訴金珠自己原本是一個人的,摔瞭一跤就成瞭貓,還到瞭這個奇怪的地方,自己原來生活的地方是沒有神仙的。金珠覺得喵喵肯定是被人施瞭法術,不然人怎麼能變成動物呢,隻有動物修煉化形成人的,沒聽過人無緣無故化形成動物的,覺得喵喵也不比自己幸運多少。 金珠從小長在極北之地,那時沒什麼靈智,也沒見過貓,當然不懂貓是什麼動物,後來到瞭上界,有靈智瞭,仙帝和仙侍們也沒和它說過貓的事情,所以自然是不怕林喵喵的。於是,當神殿的大小眾仙趕到靈池的時候,就看到瞭這幅其樂融融的畫面,兩隻小動物正靠在一起歡樂地嘮嗑,然後大傢發現池子裡的水全不見瞭,幾個心理不大堅強的刷刷刷暈倒瞭...此時丹泉心裡那個翻騰啊,這可如何是好,幾十萬年來從沒出現過這種狀況,靈池竟然幹涸瞭,難道真是天要絕他!?喵喵和金珠抬起頭,看到池邊密密麻麻圍滿瞭人,金珠有點怕生,頭微微縮瞭起來,喵喵則是有點不好意思,看他們的表情,聽他們說的話,就知道是關於這池水的事。 但是喵喵覺得做錯瞭事就要勇於承擔責任,雖然自己是無意的。“你們好,那個...那個...對不起,這裡的池水是我不小心吸掉的,”見眾人臉色不好,又急忙解釋,“但是我不是有意的,我落水失去意識,醒來這池子就幹瞭……” 刷刷刷又倒瞭幾個……丹泉回過神來,發現這隻貓竟然會說話,大覺驚奇。之前從沒出現過會說話的貓,所有有靈智的靈獸,就隻有貓是不能吐人言的,更不能化形。而且一出生就能說話的靈獸也是沒有的,最尊貴的十二生肖神獸最早能人言的也要出生十幾年後。“那個,我其實不是貓的,我本來是個人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變成瞭貓,金珠說住在這個山上的都是神仙,”喵喵指指身邊的金龜,“你們有沒有辦法把我變成原樣啊?”又抬著頭有點期待地看著岸上的人。刷刷刷……池邊站著的沒剩幾瞭……丹泉有點懵瞭,這是怎麼回事啊?這隻貓在騙他們?為什麼啊? 這時,神殿上方傳來一聲雷響,眾人紛紛望去,隻見團團七彩雲朵飄來。“神君,定是上意傳達到瞭,我們快去吧!”  丹泉這時也無心分辨這隻貓說的話真假瞭,和眾仙急忙趕去神殿聆聽上意。喵喵看眾人嘩啦啦走瞭,剩下的幾個在地上躺著,估計也是幫不上什麼忙的,就撇撇嘴,心想這裡的神仙真是不靠譜。於是轉過身接著和金珠聊起天來。



 第 003 章:
        “清泉,你去把那隻貓請過來”丹泉回想起剛剛的談話,吩咐道。...... 這時的林喵喵正在考慮自己的未來,如果變不回人,該怎麼生活,他還要幫金珠找適合它的寶地。“金珠,這山上就這池子有靈氣,那我們豈不是要下山找?” “是啊,可是我走得很慢,你長得比我大不瞭多少,估計也是背不動我的。”金珠有點苦惱。喵喵心想還好我長得小,不然背個烏龜走路真是丟死人瞭。不過好像吸瞭池水之後有力氣瞭,剛才蹦躂瞭幾下,腿腳有力得很,跳得還挺高。......“神獸大人,神君請您去神殿。”清泉小心翼翼地。喵喵現在有力氣瞭,手腳並用扒拉著到瞭岸上。“喵喵,我也要去,你帶我一起去!”金珠見喵喵要走,怕他一去不回,就著急要跟著。清泉倒是有幾分眼色,走下池子伸手捧起金珠,引著喵喵去神殿。...... “拜見神君!”喵喵覺得對這座山的老大應該禮貌一點。“拜見神君!”金珠有樣學樣。“不必多禮。”丹泉沒想到這隻貓還懂得些禮儀,“本君找你來是有重要的使命交給你。本來神獸出殼都是要化形瞭才會下山的,但紫霄山的靈池因你枯竭,我命你提前下山,尋找恢復靈池的方法,你可願意?”  喵喵覺得這要求合情合理,遂點頭答應瞭。“神君,我也想下山,我可以幫忙一起找的!”金珠急忙開口道,它不想一直在山上等,萬一喵喵偷懶,百八十年的都找不到可怎麼辦,自己跟過去可以監督一下。丹泉其實隻是想送那隻貓獨自下山,但不好當面點破,就道:“你是仙帝大人托付給我的,我怎好差譴你,你留在山上也是一樣的。再說你還不能化形,行動緩慢,下山怕是不便。” 金珠見神君不答應,就抽抽搭搭哭瞭起來。丹泉有點頭疼,眉頭直抽。金珠哭瞭好久還不見停,丹泉勸也勸不住,索性就妥協瞭:“既然你執意要下山,本君也不好硬留,不過你這樣子確實有諸多不便,本君另譴一靈獸當你的坐騎吧。”  “多謝神君!”金珠眼淚來得快,去得也快,一眨眼就雨過天晴瞭,弄得丹泉哭笑不得。得瞭丹泉的吩咐,不一會清泉帶著一頭幼狼來到殿裡。小狼灰撲撲的,十分圓潤呆萌,兩隻大眼睛淚汪汪的,耳朵耷拉著,很委屈的樣子,顯然剛剛哭過。喵喵和金珠以為這幼狼不舍得離傢,紛紛好心安慰,說大傢一起上路,不會寂寞的。幼狼一聽“一起”,眼淚又洶湧瞭,它哪是離傢心緒啊,剛才聽清泉說要和一隻貓一起下山,還要形影不離,就悲從中來瞭。“這是隻雷狼,名字叫琳瑯,已經有五百多歲瞭,自幼在我身邊長大,十分靈慧,幼年時就已歷天劫,也頗有些法力,助你們在下界行走是最好不過瞭。”丹泉最主要是想讓它保護金珠,金珠和喵喵都太小隻,其他的靈獸都太大,隻這隻雷狼正合適。 山門處,琳瑯身上綁著竹架,金珠被放在竹架上,正好在狼背中央。架子上還掛著一些食物和幾個水袋。丹泉賜瞭一個鎮魂鈴給喵喵,說是能辟邪消災......喵喵掛在脖子上,一走動,就叮叮作響,喵喵還挺中意的。見都準備得差不多瞭,丹泉一揮手,從山門往下出現一條雲梯,直通到山底。琳瑯背著金珠一步三回頭的和喵喵一起下山瞭。雲梯是施瞭法術的,隻片刻就到山腳下瞭。 喵喵和金珠都很興奮,不停嘰嘰喳喳討論該往哪裡走。商量瞭半天,三隻向東邊出發瞭。丹宵殿“神君,你為什麼騙那隻貓,上使不是說那靈池不用管,三五年也就慢慢恢復瞭嗎?”碧波不解道。“仙帝說那隻貓不宜留在紫霄山,讓我逐它下山,可是它如此年幼,一團天真,本君實不忍如實相告,且若它因此心生怨恨,做出惡事如何是好。不如哄它下山尋找靈脈,豈不兩全。”  ......   天界。“仙帝大人,下界的結界恐怕支撐不瞭多久瞭,您把那隻貓送入凡間會有轉機嗎?他已沒有前世記憶,那人如果還在等他,怕是會傷心得緊。” “希望如此吧。想不起來也有想不起來的好處,一轉眼幾十萬年過去,我當初也沒想到易蒙會等這麼多年,都是我們對不起他們啊!”   ……三隻小動物一路向東,金珠天生對靈氣感應強烈,靠著它三隻來到瞭一片森林。“金珠,我有點餓瞭,我們停下來吃點東西好不好?”喵喵自從破殼後就沒吃過東西,隻喝瞭一肚子的水,在山上還沒感覺,下山跑瞭一圈,肚子咕咕咕叫瞭起來。金珠雖然沒耗什麼體力,但被一路顛簸,也頭昏腦脹的,十分希望能停下休息一下,對於喵喵的提議正是求之不得,於是三隻就在一條小溪邊停瞭下來。喵喵打開食物袋,發現裡面隻有一大堆丸子,頓時一頭黑線... 金珠瞄瞭一眼,一臉厭惡:“是辟谷丹,我吃過幾次,味道不怎麼好。” 琳瑯也把頭撇到一邊,顯然也是不愛吃的。喵喵以前隻聽過有這東西,據說吃一顆好幾天都不用吃飯,就撿瞭一顆用舌頭舔瞭一下。“嘔~~果然很難吃,呸呸呸!”喵喵吐瞭吐舌頭,“一股子藥味,神仙都吃這個麼?當神仙可真不容易!” 大傢都不愛吃,金珠不餓,喝幾口水就行瞭,喵喵就攛掇琳瑯去捕食:“琳瑯,你也餓瞭吧?你看,我和金珠長得這麼弱小,你這麼厲害,幫我們抓點吃的好不好?”  琳瑯理都不理,走到一片嫩嫩的草叢邊,低頭啃起瞭草。喵喵嚇瞭一跳,他沒想到琳瑯竟然是隻吃素的狼。指望不瞭別人,喵喵隻好自己去找食物。找瞭半天,也沒發現什麼能吃的野果,蘑菇倒是發現瞭不少,不過顏色看著不像‘良善’之輩。 又餓又累,喵喵耷拉著耳朵,打開四肢趴在地上大喘氣,突然靈機一動,想起‘小貓釣魚’的故事瞭。喵喵把尾巴伸進溪水裡搖來擺去,不一會兒,還真有魚圍上來瞭,魚的個頭比他還大!喵喵一看這麼兇殘,連忙要把尾巴收回來,可不等他動作,尾巴就被咬住瞭,啪的一下被拖到水裡去瞭。 咕嚕咕嚕喝瞭幾口水,琳瑯才不大情願地把他叼瞭上來,附帶尾巴上掛著的一條魚...  知道琳瑯不愛搭理他,殺魚的時候喵喵就讓金珠幫忙。“仙帝和我說過,不可胡亂殺生。”金珠很不願意。 “那我把魚烤好瞭,你吃不吃?” “吃。” “......”喵喵腦門上青筋暴起!兩隻消滅瞭小半條魚,琳瑯一口沒吃,看來果然是隻吃素的狼,怪不得得道如此早,不殺生,沒有食肉的習慣。不過一路走來,喵喵還沒聽琳瑯說過話,應該是還不能人言吧,外表看上去也確實很年幼。喵喵把剩餘的魚肉用幹凈的樹葉包起來放在竹架上,留著下回吃。 洗瞭洗爪子和嘴,三隻又上路瞭。......“金珠,你確定這裡有靈脈?!要不我們去別的地方找找?啊!!!救命啊!!!”喵喵覺得快要被烤焦瞭,不停地到處逃竄。 原來他們來到瞭一隻火獅的地盤,見有外人入侵,這地頭蛇不停地吐火攻擊。 金珠也覺得這地方不是很妙,它從小長到現在哪見過這陣仗,嚇得話都說不出來瞭。 琳瑯倒不懼那火獅,但背上有累贅,動作大瞭怕把金珠甩下來,隻好用嘴叼起喵喵落荒而逃瞭。 “喵喵,不如我們去找在下界的神獸大人吧,神君以前和我說過,被送下山的神獸大人都是非常瞭不起的,每位都是能鎮守一國的最瞭得的靈獸,我們找他們幫忙好不好?聽說他們都是住在王宮裡的,我還沒見過人間的王宮呢~”金珠覺得就它們三隻力量實在是太渺小,應該尋求外援,而且它沒去過繁華的人間,心裡很是期待。 喵喵覺得有點道理,人多力量大,琳瑯則是異常的歡喜,這麼久來就這刻最高興,恨不得立馬長翅膀帶金珠飛去的樣子。“可我們不認識路啊,怎麼去啊。” “總有辦法的,神君說離紫霄山最近的是珍珠大人鎮守的瓊國,我們就去找珍珠大人吧!”  “珍珠大人?” “珍珠大人原形是一條靈蛇,我到紫霄山上的時候,珍珠大人還沒下山,他是我見過最漂亮的人瞭,我還和他說過話呢!”金珠昂著頭,小眼睛裡滿滿的都是崇拜。“這麼說山上那靈池孵出的靈獸都住在人間的宮殿裡嘍?” “是啊。”“那我呢,神君說我也是那池子裡孵出來的,為什麼沒人讓我住王宮?”喵喵回過神來,有點氣憤道。“你又不是十二生肖之一,怎麼當守護神獸嘛,我以前都沒有聽說過貓的說。”  “啊?!”這件事喵喵是第一次聽說,自己原來是個多餘的,“那下界一共十二個國傢嘍?” “嗯,神君是這麼和我說的。其實我也不大清楚別的國傢的事,我就隻認識珍珠大人一個。”喵喵聽瞭之後有點悶悶不樂,自己真是倒黴,同一個地方長出來的,怎麼就自己沒人要。聊著聊著,一路磕磕碰碰,三隻終於出瞭森林。 



 第 004 章:
        “這是‘瓊’字吧?我們終於到瓊國邊境瞭!”喵喵指著路邊一塊石碑說道,還好這裡的文字還是原來認識的那些,不然就成文盲瞭。“嗯。然後呢?我們怎麼去王宮?”  “找人問路啊。” 看著不遠處的村莊,喵喵非常苦惱,不知該怎麼個問路法。它們都是動物,說話肯定會被當成妖怪的,雖然它們也可以算是‘妖怪’的一種,嚇到人沒關系,被抓起來可就糟糕瞭。這時,琳瑯歪著頭用牙齒把身上綁著的竹架解瞭下來。“怎麼瞭?”喵喵以為琳瑯累瞭。一陣柔和的光閃過,琳瑯變成瞭一個七八歲,胖乎乎的孩童,頭上兩個小髻,身上穿著灰色的無袖及膝褂子,光著腳丫,依舊十分呆萌..“我去問路。”琳瑯抱起金珠就向有人煙的地方走去。“你會說話?!之前那麼多天為什麼都不吱聲啊?!”喵喵愣瞭。“他當然會說話瞭,每天都有和我說的啊。都歷過天劫瞭,再傻也會說瞭。”金珠挺鄙視喵喵的無知。“什麼時候和你說話的?我怎麼不知道!”“經常啊,他知道很多珍珠大人的事呢!”金珠說起珍珠大人就非常興奮。搞瞭半天,隻不和自己說話,喵喵氣炸瞭!用力蹬起後腿,一躍而起,踹向琳瑯!琳瑯的人形看上去傻乎乎的,但身手還是挺敏捷的,趁喵喵飛在半空中的時候一把揪住瞭他頸上的毛,任他在半空胡亂揮舞爪子。“待會見到人的時候,你不準發出聲音!!”琳瑯對喵喵兇道,“絕對不能出聲!聽到沒有?!”哼!這麼不待見我啊,我長得這麼可愛,怎麼都不會給你們丟人吧,喵喵心道。......“好心的小姐姐,我和傢人走散瞭,我想去王都找他們,你能告訴我往哪邊走麼?”琳瑯還知道拍馬屁,先誇瞭那小姑娘一下。被問路的是個十三四歲的長著雀斑的少女,正在挖野菜,看到一個這麼可愛的小男孩問路,愛心泛濫,不僅口述,還準備回傢找人畫張地圖給琳瑯。“你這麼小,王都很遠的呢,傢裡大人怎麼會把你給弄丟瞭的,真是可憐。”少女說著摸摸琳瑯的頭。忽然看見琳瑯腳邊的喵喵,驚喜道:“好可愛的小老虎啊!小弟弟你在森林裡撿的麼?這麼小,剛出生的吧?還給它掛鈴鐺,你要養它麼?”說著就伸手去抱。喵喵被說可愛,非常得意,心想:看吧,我果然是長得人見人愛的!窩在少女的手心裡,喵喵想賣一下萌,話是不能說的,於是就睜大眼睛,歪著頭,乖巧地沖她叫瞭一聲:“喵~~” ......“啊!!!貓啊!!!”少女一聽到一聲‘喵’,愣瞭一下,然後啪一下把喵喵甩到瞭地上,“快來人啊!有貓!快來人啊!”邊害怕地大叫邊向村子跑去。喵喵被摔倒泥地裡,還打瞭幾個滾,臟得不行,後腿上還掛瞭一個口子,腿骨好像也斷瞭,疼得他直齜牙。“我不是讓你別出聲的麼!”琳瑯氣呼呼道,“我們快跑,等下村子裡的人來瞭,肯定會打死你的!” “什麼!”喵喵和金珠都嚇一跳,什麼壞事都沒幹,怎麼就要被打死!還沒走遠,村子裡的人就拿著鋤頭和扁擔氣勢洶洶的沖出來瞭。琳瑯連忙變回狼形,叼著金珠,讓喵喵咬著自己的尾巴,飛速地逃走瞭。.....逃到瞭一個小山坳裡,琳瑯停下來瞭。喵喵蹲在地上,扭過頭不停地舔自己受傷的腳。琳瑯喝瞭幾口水,就和喵喵說起瞭貓的故事,他奇怪這隻貓怎麼對自己的事一點都不知道。喵喵沒想到這地方貓竟然像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半晌都說不出話來。“那神君大人怎麼沒和我說,他明明知道,還讓我下山,一不小心我肯定就被打死瞭...讓我找靈脈也是騙我的吧...”喵喵說著說著哭瞭起來,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金珠覺得喵喵真是太可憐瞭,大傢都討厭他,琳瑯對他也很兇,而且腿上流瞭那麼多血,一定很疼。“喵喵,你別傷心瞭,我做你的好朋友,好不好?我會對你好的!”金珠安慰道。喵喵還是無精打采的,隻慢慢的舔舐傷口,腿上的血止住瞭後,就蜷著身子昏睡過去瞭。琳瑯耐不過金珠的哀求,不怎麼積極的幫忙去找草藥瞭。喵喵在睡夢中,夢見自己被關在籠子裡,四周圍滿瞭人,大傢都說他是妖孽,要燒死他。迷迷糊糊的,他覺得好熱,身上疼得很,全身的骨頭好像都被碾過瞭,動彈不得。金珠守在旁邊,難過自己幫不上忙,隻盼琳瑯快點找到靈藥醫治喵喵。...... “這草藥能不能醫好喵喵?”金珠著急地問正在給喵喵敷藥的琳瑯。“他吸幹瞭靈池的水,恢復能力自然是好的,草藥隻是輔助,等他睡一覺,肯定就會好很多的。”琳瑯對金珠的焦急有點不以為然。琳瑯找瞭一個山洞讓喵喵養傷,金珠雖然慢吞吞的,卻花瞭一整天,用幹草替喵喵做瞭一個軟軟的墊子。......喵喵這一睡,就睡瞭十幾日,在一個小雨淅瀝的早晨,他緩緩的睜開瞭眼睛。這時候,琳瑯和金珠都還沒醒。伸瞭一下腿,發現不疼瞭,喵喵有點高興。“咕~~”...... 肚子餓瞭,喵喵就爬瞭起來,準備找點吃的。一低頭,發現貓爪不見瞭,隻一雙白白嫩嫩的小手!這是人手啊!喵喵高興壞瞭!興奮地跳起來,不住的上下查看,自己終於變回人瞭!金珠和琳瑯被驚呼聲吵醒,睜開眼看到一個穿著黃褂子的少年正手舞足蹈中...... “你是誰?!”金珠看到一個陌生人,嚇瞭一跳,出聲質問道。“你沒看他那身衣服麼,除瞭那隻貓還有誰會穿那麼難看的衣服。”琳瑯慢悠悠道。喵喵回過頭,沖金珠高興道:“金珠,我變回人瞭!我終於變回人瞭!” 金珠這才確定這是喵喵,很替他高興,想不到因禍得福,受瞭傷後竟然能化形瞭。“鏡子!鏡子!我要照照現在的樣子!”喵喵不停在山洞裡亂竄,後又一拍腦袋,“忘瞭,這裡沒有鏡子,我去找個水池照照!”說完就沖出瞭山洞。外面還下著雨,喵喵也不顧,沖到一條小溪邊,俯身在水面打量自己現在的樣子。外貌好像和以前沒什麼不一樣,喵喵很高興。就是頭發比以前長瞭,本就是自然卷,現在及肩瞭,蓬松松的,有點少女,喵喵嘟嘟嘴,想著還是盡快剪短瞭好。喵喵其實已經十八歲瞭,不過長得嫩,個子也小,看上去才十三四歲的樣子,眼睛大大的,笑起來會露出一顆小虎牙,十分可愛。就著溪水洗瞭洗臉,喵喵心情十分之好,回到山洞,準備和金珠他們商量接下來的行程。“金珠,雖然我變回人瞭,不過我答應過你要替你找靈脈,我一定幫你找到!順便我也要找回傢的方法,我們繼續上路吧!”喵喵摸摸金珠的頭。“嗯!喵喵,你真厲害!想不到這麼快就化形瞭,不像我,都一千多年瞭...”金珠說著說著,情緒就低落瞭。“你這麼努力,一定會找到化形的辦法的,我們去找珍珠大人幫忙,他說不定知道呢!” ...... 喵喵抓瞭條魚做早餐後,三隻又上路瞭。喵喵變成人瞭,發現最大的好處是,在外面行走不用擔心被追打瞭。他人形比琳瑯年長,一路上就換他抱著金珠。經過瞭好幾個村莊,喵喵一行終於來到瞭他們進入瓊國後發現的第一個小鎮。“這身衣服真難看,我們也沒鞋子,這麼進鎮可真磕磣!以後還要去王宮,這樣子肯定不行的。”喵喵拉拉身上的衣服,又瞅瞅自己和琳瑯的光腳丫,“買吧,可是我們又沒錢......” 貓的皮毛在貓身上的時候挺好看的,但這個顏色的衣服穿在人身上就不怎麼妙瞭。琳瑯除瞭出生的森林和紫霄山,沒到過比村莊更熱鬧的地方,也沒買過東西,對自己的著裝也沒什麼好不好,合不合適的感受,所以提供不瞭什麼參考。正苦惱時,金珠開口瞭:“要不我吐個金珠吧,聽說人間是用金銀買東西的。” 喵喵嚇瞭一跳,忙拒絕道:“不用瞭!不用瞭!”萬一金珠有個好歹,他可賠不起。“對瞭!我們還有辟谷丹呢!這個能賣錢吧,這可是神仙吃的東西!”喵喵突然想到丹泉給的食物袋還沒扔,“不知道能賣多少錢,我們找人問問吧。” 大傢都沒意見,反正沒人愛吃,扔掉也很可惜,要是能換錢,倒是兩全其美。一連問瞭好幾個人,喵喵一行進瞭一傢當鋪,之前去瞭一傢藥鋪,可惜那大夫不相信他們拿的是辟谷丹,他們隻好來當鋪瞭。“小兄弟,你有什麼要當的啊?”當鋪夥計一看來人衣著,就知道肯定不是來贖東西,都沒穿鞋。“我...我有一袋辟谷丹,不知道你們這裡能不能當?”喵喵之前受瞭挫折,說話就有點遲疑。這夥計到挺謹慎,一聽是辟谷丹,怕走眼,看眼前的小孩挺老實的長相,就去喚掌櫃的過來看看。“不錯,確實是辟谷丹,”掌櫃的在這當鋪幹瞭幾十年,見過不少寶貝,還算識貨,“這一袋子也不多,就三五十枚,我給你一百兩銀子,怎麼樣?” 喵喵對這裡的錢沒什麼概念,但也知道一百兩很多瞭,就他知道的古代,一個普通人傢要好多年才能攢那麼多錢呢,於是就要點頭答應。“慢著~~”突然一人從外面走進來,打斷瞭他們的談話。  



第 005 章:
        來人穿著月白色的長袍,手執一扇,墨色長發及腰,陽光從他背後照過來,整個人從頭到腳都散發著光華。這人一出場,就把喵喵震住瞭,乖乖,真是個神仙似的人物,在紫霄山上他都沒見過這麼出眾的人哩!再瞅瞅自己破佈似的衣服,沒穿鞋的光腳丫,喵喵深覺自卑。掌櫃的一看來人,連忙站起來走出櫃臺迎接:“啊呀,這不是陸少爺麼,今天怎麼有空到我們店來?最近我們這實在沒什麼好貨色,就是有,也不能勞煩您親自來啊,我們派人送去就是瞭!”掌櫃的十分殷勤,連忙命小廝沏最好的茶來招待,倒是把喵喵他們晾一邊瞭。來人名叫陸羽,是頗有名聲的富商,十二國都有他的商鋪,吃穿用行,都有涉獵。他名下的多寶齋開遍各國,幾乎稍微興旺點的城鎮都有分號,皆因陸羽喜歡收集寶物,多寶齋開遍各地一是為瞭賺錢,二是為瞭替陸羽收購寶物。這傢當鋪每當收到能拿得出手的東西,隻要是死當,或是過瞭當期,都會送到多寶齋,寄賣或者直接賣給多寶齋都行。陸羽坐下喝瞭杯茶,才慢吞吞道:“李掌櫃,剛才我經過你這門口,聽到有人要當辟谷丹,就拐進來瞭,想不到在這小鎮上也會有辟谷丹。”轉頭看瞭一眼喵喵他們,問道,“你們準備當多少銀子?這平陽鎮就屬李掌櫃這裡最公道瞭,你們真是來對地方瞭!”說著瞇著眼睛笑起來。這麼一個大美人對著他笑,當真是閃花瞭喵喵的眼。“我...” “一千兩,我給他們一千兩,一顆算25兩,共有37枚,我就給個整數,我們這地界小,也就隻能出得起這個價瞭!小兄弟,你看這麼樣?”掌櫃的算是看出來瞭,陸羽就是來拆他的臺的,不等喵喵開口,就連忙漲瞭價。喵喵傻瞭,一下子翻瞭十倍!原來辟谷丹這麼值錢啊!遂連忙點頭。見夥計如數給瞭錢,喵喵也不計較先前掌櫃的坑他瞭。抱著錢袋,喵喵歡歡喜喜的出瞭當鋪,錢袋還是李掌櫃贈送的。  喵喵一步三回頭的看陸羽,顯然是被美色給迷住瞭。心裡不住的想,這美人兒不止長得美,心眼也美哩,路見不平,就拔刀相助,否則他們定是吃瞭大虧瞭!不過對方是個男的,喵喵再怎麼愛美色,也克制住瞭去搭訕的*,就算不在乎性別,隻論穿著談吐,喵喵就覺得自己肯定是配不上美人兒的,隻好多瞅兩眼,然後戀戀不舍的走瞭。......一千兩可不是小數目,如果全是銀子,足有好幾十斤,當鋪給的是金子,可一百兩金子也挺占地方的,喵喵倒是想讓李掌櫃給銀票,可小鎮不比大城,這裡的人都比較喜歡用金銀銅錢,銀票多是行商之人或大戶人傢用的。喵喵一行卻是要出遠門的,不能和普通老百姓一樣把錢擺傢裡,這麼重,天天帶著也不是個事。“琳瑯,這麼重的錢我們不好帶走,你有沒有乾坤袋之類的儲物袋啊?我聽說修仙的都有這樣的法寶的哩!”喵喵隻聽過,沒見過。“這樣的法寶我哪裡會有,神君才有這樣的法寶,你當是錢袋嗎!哪能修仙的個個備一個!就是神獸大人們也不是個個都有的呢!修為特別高深的才能煉化自己的乾坤如意袋呢!我還不行。”  那就沒辦法瞭,喵喵隻好去找錢莊換成銀票。問瞭好多人,據說他們進的這傢陸記錢莊各大城鎮都有分號,到哪都能取到錢。喵喵把其中九十兩金子換成50兩,20兩,10兩,5兩的銀票各十張,扣掉27兩的“手續費”,還有23兩銀子,喵喵都換成瞭一兩一錠的銀子,還換瞭1兩銀子的銅錢。至於那錠金子,喵喵留在瞭身邊,他是個財迷,看著金子就覺得十分歡喜,全都換掉很是不舍,能常常摸到看到才舒心。50兩的銀票是錢莊最大的票額瞭,用的人非常少,以前喵喵看電視經常看到幾百上千,甚至上萬兩額度的銀票,不想自己真的到瞭用銀票的世界,才發現根本不可能有那麼恐怖的銀票,50兩的銀票就該人民幣好幾萬瞭,這麼多錢就放在一張紙上,沒個大膽子的還真心不敢用!這麼大額度的基本都是行商之人用的,他們為瞭方便和安全,把錢寄放在錢莊,換成銀票,到瞭另一個地方憑票據取錢,錢莊收保管費。出瞭錢莊,喵喵就開始找成衣鋪。喵喵給自己和琳瑯換瞭身不錯的行頭和各兩套替換,還各買瞭兩雙鞋。自己現在一身淡藍,琳瑯還是選瞭一套灰色的,連兩套替換的都是灰色的,看來是對灰撲撲情有獨鐘瞭。出瞭成衣鋪,天色已經很晚瞭,喵喵覺得不宜再趕路瞭,而且也不知道都城怎麼走,還得問問人,好好計劃下才好。 喵喵覺得把錢都放在一起很不安全,就買瞭幾個小錢袋,把銀票和銀子各分成兩份,他和琳瑯各保存一半,銅錢就放在自己身上。...... “琳瑯,金珠,你們餓不餓啊?我們找傢酒樓吃飯吧?!”  “我要吃魚,還要吃蝦!”金珠很小聲的說道,在人類的地盤,它不敢大聲說話,怕被人聽到當妖怪抓起來。琳瑯卻沒吱聲,直接往就近的酒樓走瞭進去,理都不理喵喵。真是個傲嬌的小正太!喵喵氣呼呼!不過琳瑯法力高強,還救過自己的命,雖然個性有點別扭,但也是瑕不掩瑜的嘛!男孩子總是有這麼個叛逆期的,喵喵想通瞭這點,遂又喜滋滋的抱著金珠跟上去瞭。點瞭一桌子的菜,有魚有肉有青菜。金珠愛吃魚,喵喵愛吃肉,琳瑯卻愛吃青菜。“琳瑯,你是一隻狼,怎麼不愛吃肉呢?!”喵喵挺好奇。“……”琳瑯埋頭扒飯,不理。金珠其實也挺好奇,它雖見過的市面少,卻也知道狼是食肉的,“是啊,琳瑯,你怎麼會隻愛吃青菜呢,我就愛吃魚,愛吃蝦!” 琳瑯還是挺喜歡金珠的,他受命保護金珠,覺得自己應該聽金珠的話。“我出生的時候長得就弱小,隻吃瞭幾口奶,爹娘就死瞭,我那時候小,沒瞭奶吃,隻能找些野果吃,哪裡能打到獵物,一個兔子都比我長得大!雖然我是雷狼,天生有靈根,但沒人教我修煉,後來無意中吃瞭靈果,就有瞭些本事,可是吃果子習慣瞭,從沒吃過肉,也就對肉沒什麼稀罕的。後來上仙撿到瞭我,帶我去紫霄山,做瞭神君大人的靈寵。”說道這裡,琳瑯頓瞭頓,好像有點不好意思,“我第一次吃肉就是在紫霄山上,仙侍們不知我是吃素長大,就喂我吃肉。第一次嘗到葷腥,還未下肚,我便吐瞭,懨懨瞭好幾日才緩過來。” “噗……哈哈哈……”喵喵到底還是沒忍住,哈哈大笑起來,實在是沒有福氣的小狼! 金珠也瞇著眼睛偷笑。可把琳瑯給氣的,鼓著腮幫子,漲紅瞭臉,不住的瞪喵喵!“早知你們要這麼笑話我,我就不與你們講瞭!”這是多麼心酸的往事,不同情他,還笑話他哩!還笑得這麼大聲!金珠連忙止瞭笑,“別生氣別生氣!這是你造化大哩!你以後肯定能做一隻瞭不得的神獸呢!” 聽瞭這話,琳瑯又高興起來,是呢,說不定自己是頭特別的狼呢!以後指不定有大造化呢! 喵喵心裡想的是,窮慣瞭的,乍一過富貴日子,不習慣哩,這是天生的窮命!這倒黴催的傲嬌狼!……“介意我搭桌麼?” 三隻正吃著,一人突然坐在瞭桌子空著的那一邊笑著問道。喵喵轉頭一看,是當鋪的那個大美人!“不介意不介意!隨便坐!”喵喵高興得不得瞭,“你要吃什麼?你剛才幫瞭我們,隨便點!小二!點菜!”陸羽聞言也不推拒,點瞭兩個喜歡的菜色。金珠隻趴在桌上吃蝦,也不敢講話。喵喵一行正好坐在靠窗的落,說話別人也不大聽得清。“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姓林叫喵喵,你叫我喵喵就好瞭,”指指琳瑯又指指金珠,“他叫琳瑯,這是金珠。”雖然把烏龜介紹給別人有點奇怪。 陸羽,你們是從紫霄山來的吧!”完全是肯定的語氣。喵嚇一跳,這都知道!這美人兒不簡單呢!琳瑯卻沒有什麼心眼,“是啊,我們正要去王都呢。”又扒瞭一口蘿卜,覺得差不多飽瞭,就打量起陸羽來,在當鋪的時候都沒仔細看,倒是長得好看得緊,就比珍珠大人差瞭那麼一丁點!不怪那貓看直瞭眼。別害怕,我不是什麼壞人。” 哼!這麼說的十個有九個是壞蛋!電視裡都是這麼演的!見喵喵有瞭防備的神色,陸羽笑瞇瞇道:“你們有辟谷丹,到這個鎮子又那麼一身打扮,肯定是附近的修士,這方圓百裡也就紫霄山上有修士瞭。”琳瑯覺得陸羽很有見識,不住點頭。喵喵一看他那笨樣子就來氣,怎麼能把老底一下子暴露瞭呢!這笨狼就是被賣瞭還給人數錢的貨!陸羽覺得喵喵氣呼呼的樣子特別有趣,把頭湊到喵喵耳邊小聲道:“我還知道你原形是隻貓呢!旁邊的小傢夥是隻化形的狼妖吧,呵呵呵……”



第 006 章:
        這可把喵喵給嚇得,刷一下跳瞭起來,躲到琳瑯後邊去瞭,他們三個也就琳瑯有點戰鬥力。瞭不得啊,什麼都還沒說人傢就知道瞭,這可怎麼是好,不會捉他們走吧!?“你……你怎麼知道的?”喵喵顫抖著聲音,“我們不是壞妖怪,是紫霄山上的神仙讓我們下山辦事的!你可不要捉我們啊!琳瑯可是很厲害的!你肯定打不過他!”說著還指著琳瑯威脅陸羽。陸羽哭笑不得,這小貓膽子可真小。“我要捉剛才就捉瞭,哪裡還能讓你們在這裡飽餐。我也算是名修士,遇到你們也算是緣分哩!” “真的啊!?”喵喵一聽高興起來,這是個神仙呢,“這麼說你還是個神仙啊,真是瞭不起!” “我哪裡算什麼神仙啊,神仙都住在天上呢!” 喵喵聽他這麼說,也覺得是那麼回事,聽當鋪掌櫃的語氣,這美人兒是個生意人,神仙怎麼會做這些事呢。琳瑯和金珠聽陸羽說他也是一個修士,特別高興。金珠也開瞭金口::“太好瞭,那你能告訴我們怎麼去王都找珍珠大人嗎?我們要找珍珠大人幫忙!” “哦?你們要找珍珠大人?這可不容易呢!王都每月才舉行一次朝見,能說上話可難得很!陛下不會輕易讓人接近珍珠大人的。”陸羽慢悠悠搖著扇子,慢吞吞道。“啊?!這可怎麼辦啊!”金珠急瞭。“也不是沒有辦法的…”陸羽合攏扇子,“我正好也要去王都,我的生意遍佈各國,認識的人也不少,應該能幫上你們。”  琳瑯和金珠都歡天喜地。在喵喵的眼裡,陸羽現在的嘴臉簡直就是個十足的騙子!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不定是在打什麼壞主意呢!白瞎瞭這張臉!“你幹嘛幫我們?!有什麼企圖?!”“你們可是紫霄山上來的,我對那裡向往已久,仰慕得很呢!所以一看到你們就特別想親近呢!”  “我知道的,我知道!我聽人說這叫一見傾心哩!”金珠覺得陸羽實在是太有眼光瞭!這蠢得!成語也不會用,一見傾心哪裡是用在這裡的!喵喵覺得有這麼個朋友在美人兒面前有點丟人。“那就這麼說定瞭,我們一起去王都吧,人多瞭上路才熱鬧呢!”陸羽覺得目的差不多達成瞭,“你們找到住的地方瞭嗎?沒有的話住我傢吧,我這裡的宅子勉強也算拿得出手,肯定是比客棧好得多的!我傢的廚子手藝也很好呢!” 金珠覺得陸羽算是他們的朋友瞭,它從小長到大,除瞭喵喵和琳瑯,還沒有過別的朋友哩,一聽到邀請,哪裡想拒絕。“是呢,是呢!人多才熱鬧呢!我們就住到陸哥哥傢裡去,好不好?”轉過頭征詢另倆人的意見。喵喵目瞪口呆,這才多久啊,連陸哥哥都叫上瞭,看來這烏龜也是個好騙的!臉長得好到底是占便宜的,喵喵雖然有點疑心陸羽的目的,但怎麼看也不覺得他是個惡人,也就同意陸羽的提議瞭。 一進陸府,三隻土包子都看花瞭眼。這哪裡是勉強拿得出手啊,這亭臺樓閣,花草假山,端的是華麗精致。奴仆們穿得十分體面,見到陸羽,個個垂首施禮,十分規矩。陸羽隨手一揮,屏退瞭他們,隻留瞭一個少年在身邊。“陸哥哥,你傢可真好看,你肯定特別有錢吧?!”金珠第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房子,紫霄山的神殿雖然莊嚴,可哪裡有眼前的宅子精致,仙帝大人的宮殿也是十分氣派,可是都不怎麼漂亮呢。 琳瑯見到滿園子的花草樹木,也十分認同金珠的話,他還看到瞭幾棵石榴樹,那上面的果子都熟瞭,他眼饞得很!站在陸羽身邊的少年聽到金珠竟然會講話,笑道:“原來是隻靈龜,我說少爺怎麼會請你們來做客,看來你們不是凡人呢!”不過又見他們稱贊主人傢的房子,心中十分得意,“我們少爺在王都的宅子才氣派呢,這裡的都算不上什麼!” 金珠一聽,對陸羽是羨慕佩服得不得瞭,“陸哥哥,你真是瞭不起,神仙住的房子都沒有你傢的好看哩!” “你要是喜歡就多住幾日,王都離這裡很遠,騎馬也要好幾十日才到呢,我們可以慢慢商量行程再定出發的日子。”陸羽笑道。 喵喵也覺得這蘇州園林式的房子非常漂亮,不過他也沒什麼心情觀賞,走瞭大半天才進鎮子,然後又是跑動跑西瞭好久才有瞭錢買衣服,買吃的,身心俱累,現在特別想洗個熱水澡然後上床睡覺。當動物的時候能夠忍受荒郊野外,現在變回人瞭,特別想念床的滋味。陸羽也看出來瞭,便帶著喵喵先去休息。…… 陸羽一走,那少年就更活潑瞭。“小烏龜,你長得可真小!”那少年戳戳琳瑯懷裡的金珠。“我有名字的,我叫金珠!人傢才不叫小烏龜呢,我是能吐金珠的金龜!”金珠特別不願意被人叫烏龜,“先帝大人都說長得小才可愛呢!我可是仙帝大人的寵物哦!”  少年奇道:“你竟然還見過仙帝?他長什麼樣?是不是特別威嚴?” “那當然瞭!”金珠臉都要腆到天上去瞭,說著嗅瞭嗅鼻子,又問道:“你身上不像是人的味道,你也是靈獸麼?竟然能化形瞭!” 那少年特別驕傲:“我原形是隻紫貂,少爺在紫色的牡丹花叢裡撿到的我,後來就給我取名叫‘魏紫’瞭,才五十多年我就能化形瞭,少爺都誇我是少見的靈慧呢!” “你的名字可真好聽!”金珠十分羨慕。 “那當然瞭,少爺說當時那從牡丹花就叫這個名,就給我取瞭個相同的名,少爺身邊的人,就屬我的名字最好聽瞭!” 琳瑯也點頭贊道:“確實是個好名字,也就差我的名字那麼一丁點瞭!我叫琳瑯,是神君大人給我取的,山上別的靈獸都特別羨慕我!” 金珠:“……” 魏紫:“……”  看不出這小土包子狼還是一朵水仙花呢!…… “魏紫,這樹上的石榴能吃麼,我看都熟瞭的……”琳瑯星星眼,站在石榴樹下流口水。魏紫有點黑線。“少爺從來沒摘過,這裡的仆從偶爾會摘著嘗,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你要是想吃,我替你挑幾個大的!”琳瑯的個子小,隻能站在樹下幹瞪眼,魏紫看他那饞樣,實在不忍心,就墊腳找瞭三個又紅又大的摘瞭。琳瑯伸手接過,把其中兩個大的放進自己隨身的佈袋裡,裡面放著錢和剛剛在街上買的行李,隻撥那個小一點的石榴。“這兩個我留著以後在路上慢慢吃!”撥瞭幾粒果實在嘴裡,抿瞭一口,眼睛都瞇起來瞭,“甜得很呢!金珠你嘗嘗!”說著撥瞭一粒塞到金珠嘴裡。金珠第一次吃石榴,‘驚為天人’,“這叫石榴的果子可真好吃!我們多摘些帶路上吃吧!陸哥哥這麼有錢,一定不會不讓的!” “嗯!嗯!”魏紫:原來兩隻都是土包子妖怪!連石榴都能把這倆給饞成這樣!…… 陸羽宅子裡專門有個大池子洗澡用,平時隻有陸羽能用。喵喵覺得這池子裡絕對能遊泳,可真夠大的!  好久沒泡熱水澡瞭,喵喵舒服得不行,就是一點不好:陸羽也跟著進房間瞭,還一直盯著他!雖說沒下池子一起洗,可這麼看著也發毛啊!“你能不能先出去啊?!我自己也能洗的!你看著我,我不自在!”喵喵有點不好意思。“你可是我的貴客,那些仆人哪裡能照顧周到,我親自伺候才行呢!”陸羽面不改色坐在池子邊的石凳上飲茶。“我不習慣有人看著洗澡!你出去啦!洗完我叫你,行不行啊?”  陸羽理都不理。過瞭一會……“水還熱麼?要不要再燒熱一點?” “挺好的,不用瞭……”這個溫度正舒服呢!又過瞭一會…… “我替你擦背吧?!” “不用!不用!”  “要不我給你洗頭發?” “我自己洗啦!” 喵喵背對著陸羽,臉有點紅:陸美人不會是看上我瞭吧?!可是我是男的呢!難不成陸美人是女扮男裝!?陸羽看喵喵把頭半埋在水裡,以為他泡久澡,“喵喵,你小心點,這池子也不淺呢,你別沉裡面去瞭!”“我才不會!”他是害羞的,琢磨著陸羽可能是看上自己瞭,心裡又臭美又糾結,萬一陸美人不是女扮男裝可怎麼辦!要是陸羽知道喵喵現在在想什麼,肯定得氣炸!他雖然長得美,可怎麼看都是個男人,那身架子,那眉眼,哪裡會是個姑娘!絕對比還沒長開的□□喵喵更像男人!瞭好久,喵喵才從池子裡爬出來。再泡下去他就皺瞭。 穿上陸羽給他準備的絲綢睡衣,喵喵不停用臉蹭衣袖子,可真舒服!“果然是隻貓,呵呵…”陸羽覺得喵喵這樣子挺可愛。“哼!” “我幫你擦頭發吧。”“嗯,我還想剪頭發。”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你又不要做和尚,剪短瞭人人都圍觀你哩!還是不要剪的好,等你長長瞭,我給你綁個漂亮的緞帶。”長毛摸起來才舒服呢。尼瑪,這怎麼聽著像給小貓脖子綁緞帶的口氣!我是你傢寵物麼?!“好瞭,差不多幹瞭。”陸羽把喵喵的頭發摸瞭又摸,“我帶你去休息吧。”  “金珠和琳瑯呢,和我睡一起麼?”“我傢那麼大,哪能讓你們擠在一起睡,我都安排得好好的呢!”  “你給金珠備個水盆吧,他以前住水池裡的,指不定現在還喜歡窩水裡睡覺呢!”“好。” “床也是要給他備一個的,也許他也喜歡軟乎乎的被子呢!” “好……” “琳瑯是個夜貓子,你要給他備點吃的,要素的,他不吃葷,吃瞭會吐!” “我明天早飯想吃蟹黃包。其實豆腐腦也是不錯的!” “油條也別忘瞭!”  陸羽:這絕對不是我傢是你傢!我就是那宅子裡的仆人!



 第 007 章:


           “哇!這房間可真漂亮,這麼厚的地毯走上去都沒有聲音。”喵喵撲到雪白毛絨絨的地毯上打瞭個滾,不住得蹭來蹭去,“好軟和,好舒服哦!陸羽哭笑不得,這孩子真是太能折騰瞭,什麼都能蹭兩下。喵喵蹭瞭一會才反應過來,站起來揉揉臉,有點不好意思。“你累瞭就早點休息吧,我就睡在你隔壁,行程什麼的明天再說。” “隔壁?”“兩個房間想通的,你要是有什麼事可以隨時叫我。” “哦。”睡在美人兒隔壁,喵喵有點激動,“你要是有什麼事,也可以喊我哦!” “好。”陸羽忍著笑。“對瞭,你怎麼不怕我啊?我聽說大傢都不喜歡貓呢!”喵喵想到這點就特別憂鬱。“貓有什麼可怕的,又不會吃人。什麼不吉利的,那都是以訛傳訛來的,你別放在心上!”  “是呢!是呢!在我的傢鄉,很多人都喜歡養貓做寵物呢!又乖巧,又可愛呢!”  第二天一大早,陸羽果然備瞭豐盛的早餐,喵喵昨天點的桌上都有。美美的吃瞭早飯,大傢開始商量如何去王都。“你們從紫霄山來,難道還有什麼事神君解決不瞭需要到下界找珍珠大人幫忙?”陸羽好奇道。“呵呵……”喵喵訕笑著揉耳朵,紅瞭。 “難道有什麼難言之隱?要是不方便說,就當我沒問吧。”其實非常想知道!雖然他長瞭一張正派的臉,但也有一顆八卦的心哪!琳瑯眨眨眼不說話,雖然他極力的想說喵喵的壞話。可如果說瞭,他覺得金珠絕對會生氣!在下界,他隻有金珠這一個好朋友呢!金珠卻惦記著化形,多個人幫忙總是好的,“我住的靈池自從喵喵來瞭之後就幹瞭,神君要喵喵想辦法復原,我們就下山來瞭,珍珠大人住在下界,見多識廣,說不定有神君不知道的辦法呢!” 陸羽瞇起眼,原來是這隻小貓闖瞭禍啊。“我聽說受到珍珠大人青睞的人都十分富有,不僅僅是皇室和貴族,連普通平民也是,隻要得到他喜愛的都成瞭有錢人。”陸羽說著眨瞭眨眼,“還有很多人說我就是因為珍珠大人才發的財。其實我都沒見過珍珠大人呢!”  “哎呀!原來他招財啊!”喵喵一聽頓時樂瞭,“那我們趕緊上路吧!就算他沒辦法幫我們找靈脈,能讓我們發財就是個好的呀!”  眾人紛紛鄙視,這財迷喵!“我聽說最近各國作惡的妖獸多瞭起來,離王都近一點還好,遠一點的地方就不大太平瞭,鎮子西邊的牛頭山前幾天就有人被吃瞭。我們坐馬車走官道吧,安全些。金珠倒是沒關系,你們倆可不能在人前露出原形。”三隻一聽心裡直道好運,他們下山這麼幾天倒是沒遇上什麼壞妖怪,除瞭那隻火獅,那還是他們主動招惹才被削的!“都聽你的!那趕緊出發吧!”喵喵現在就想收拾收拾走人瞭,他看到無數的金子在向他招手! 眾人:……這貨絕對不是和他們一條心的!雖然目的地一樣!由於喵喵的迫不及待,吃過午飯他們就出發瞭。除瞭魏紫,陸羽還另帶瞭六個仆人趕車。其實隻有兩輛車,但畢竟是有錢人,享受慣瞭,路上總要有人服侍的。坐在陸傢的超級豪華馬車上,喵喵別提多興奮瞭,四匹馬拉的車呢!“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看的馬車!”喵喵不住得東摸摸,西瞅瞅,出發好久瞭也不消停,“陸大哥,這馬車可真大,這一路上我就沒見過比你傢更大的馬車瞭!” 自從魏紫告訴他那傢‘陸記錢莊’就是陸羽的產業後,喵喵就開始稱呼陸羽為陸大哥瞭!那叫一個親熱!琳瑯在一旁不知翻瞭多少個白眼。 “馬車大一點我們晚上就不必睡地上瞭,路途遙遠,總有不能投宿的時候。”   一行人到達的第一個府城是瑠郡,瓊國著名的香都。城內最多的商鋪就是香鋪,從廟裡用的佛香到熏屋子的,熏衣服的,擦在身上的,各種香料、香片,是應有盡有。其中好幾條街的商鋪隻招待從各國來的商客,就是所謂隻做‘批發’生意。瑠郡大部分的百姓大抵都會制一兩樣香,特別是女人,未出閣的姑娘要是有一門好手藝,求親的人也會多一點。甚至有很多制香世傢是不外嫁女的,隻招贅,就怕手藝秘方流出去。 瑠郡制香的六大世傢有五傢400多年都沒外嫁過女瞭,隻有趙傢在十多年前嫁瞭一個女兒。此女名元香,在十多年前的制香大賽上奪瞭魁首,被當時微服的皇帝看中,迎為宮妃。入宮不久生下女兒,後被封為香貴妃。皇後早逝,後宮無主,香貴妃成瞭瓊國最尊貴的女人。進瞭城門,陸羽就開始介紹瑠郡,喵喵一行聽得津津有味。 “那香貴妃嫁給瞭皇帝,那制香手藝皇傢肯定也知道瞭吧?!”  “那是人傢祖祖輩輩傳下來的的秘方,皇上哪裡會貪圖這些,他又不是商人。”又不是你這財迷喵!  “那皇帝老兒看來人不錯哪!”喵喵眨眨眼。   “倒是沒聽說過他什麼壞話。”陸羽點點頭,“後來貢香就一直出自趙傢瞭。” “那肯定很好聞吧,我們也去買一點吧。” “貢品普通老百姓怎麼能用,外面買不到的,除非陛下賞賜,私用會被抓的!”   這萬惡的封建社會!喵喵氣呼呼!一行人進瞭瑠郡最好的客棧。“我們就住這裡吧。”陸羽吩咐仆人打理行李馬車。“啊?!現在是上午,我們不繼續趕路嗎?”喵喵覺得莫名其妙。陸羽笑瞇瞇道:“你們趕得巧,再過幾日就是三年一度的制香大賽。我兩個月前就訂瞭最好的席位觀看比賽,錯過瞭就可惜瞭。”  “我要看!我要看!喵喵,我們留下來看比賽吧!我還沒遇到過這麼熱鬧的事呢!”金珠星星眼。琳瑯沒什麼主見,他都聽金珠的。我的金子啊,咱們又得晚兩日才得見瞭!喵喵鼓著腮幫子暗暗嘀咕。吃過午飯,陸羽帶著大傢去逛城內最有名的幾傢香鋪。走到一傢店鋪前,喵喵抬頭看招牌——‘一爐沉香’。“這裡專賣沉香?” “這傢店東傢的老祖宗是因沉香發的傢,他傢所有的店鋪都是這個名,這傢開在瑠郡,是最大的,香的品種也多。”  喵喵想:這就是這裡所謂的‘旗店’吧。   店鋪裡客人很多,店也非常大,喵喵估計著得有上千平方米瞭,不同種類的香歸在不同的地方,還有好多處桌子專門用來放置點香的器具,每個桌邊都放著幾把椅子,方便客人香‘知’味。  “嘿!這位客官,您要點什麼香?”店小二看到陸羽一行衣著華麗,特別是陸羽,一表人才,故分外熱情,“要不要看看我們這個月新推出的香片,很多客人都非常喜歡呢!”  “哦?拿來我聞聞,是什麼香?”陸羽很感興趣。“是薄荷香,秋闈將近,買這個香提神的讀書人可多瞭!沒有不說好的!”小二舌燦蓮花,“買二兩香我們還送精美錦盒一隻,送人特別體面!” 這廂陸羽在試香,喵喵一行卻在店裡四處亂逛,除瞭陸羽,他們都不懂香,就到處東嗅嗅,西聞聞,看到有人點香就跑過去圍觀。 試瞭好幾種香,陸羽買瞭不少。“小二,你們店能給我特制一種香嗎?”陸羽見五步之內都無人,小聲問小二道。 那店小二見客人壓低聲音,以為他要制什麼見不得人的香,肯定不是毒藥就是春,藥!“客官,我們這裡金字招牌上百年,可不做害人的東西啊!”小二賊眉鼠眼攏著手附在陸羽耳邊,同樣小聲道。“…….”陸羽哭笑不得,“不是什麼害人的,就是一般的鋪子裡都沒有,我才想找人特制,最好能五天內做好,價錢不是問題,我過幾日就要離開瑠郡瞭。”“那就好!那就好!是什麼香?我立馬讓師傅給您制!”小二轉眼眉開眼笑。陸羽附在小二耳旁小聲吩咐。 小二聽瞭之後莫名其妙,這東西也沒什麼不能說的吧,怎麼這麼鬼鬼祟祟的。“五日之後我來取,記得味道要淡,若有似無是最好的瞭!” “行!客官您放心吧!保管讓您滿意!”小二拍拍胸脯。陸羽付瞭香錢和訂金,心滿意足的去尋那幾個小妖怪瞭。“買這個吧!車裡的快吃完瞭。”琳瑯從他前兩天新買的漂亮小荷包裡掏錢,這香有石榴的味道呢!魏紫:……這東西不能吃的!“陸大哥,這個送給你!”喵喵見陸羽過來,遞瞭一個寶藍色的小荷包,“這是我和金珠一起選的香!”“這是你新買的荷包啊,你不是很喜歡的麼,怎麼舍得送我?”陸羽笑著接過。“我再買一個就是瞭!這個香可好瞭!我買瞭很多,他們還送我瞭我個漂亮盒子呢!你幫瞭我們很多忙,都還沒好好謝謝你呢!”  魏紫挺瞧不上,“你就用這麼點香感謝我們少爺麼!”  喵喵一聽急瞭“不是不是!我哪會這麼小氣!”“真的?!” “真的真的!你看我不是買瞭這麼多麼,陸大哥你要是用完瞭,我替你換上新的!”喵喵拍拍胸脯表示自己很方!   眾人:……這摳門財迷喵!魏紫湊過去聞瞭聞,“這是什麼香啊?味道有點沖啊。”“這是驅蚊蟲的!前兩天睡在野外我被蚊子咬瞭好多包呢!”  魏紫:……我可憐的少爺……這麼沒誠意的謝禮也就這死財迷拿得出手瞭!






这篇有关于十二生肖萌萌噠之1-7章喵喵生活記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本站网址:http://www.wangkeguan.com (转载请保留)。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天涯社区 豆瓣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