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观姓名网:激励无数奋斗的朋友!www.wangkeguan.com
广告位1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战争

少為人知的史實:晉察冀部隊配發“日本軍大衣”

来源: 网课观姓名网 发布时间:2020-08-22 10:17:05 点击:

許多年前,一位糾察隊老兵給我講的故事,多年過去,記憶猶新。


晉察冀部隊的幹部供給標準,無論抗戰期間還是解放戰爭期間,10月發冬裝,營以上幹部才發給一件棉大衣,連以下幹部及戰士冬天是沒有棉大衣的。前提是“有”,沒有就沒辦法瞭。在一分區的初創階段,還有在平西挺進軍,很長時間許多營以上幹部都是沒有大衣的,因為“沒有”。


可也有例外的時候,這就是戰場上的大捷,繳獲夠多的條件下,可以不按照晉察冀軍區的冬裝規定。比如,1939年11月雁宿崖、黃土嶺大捷之後,一分區主力團繳獲甚多,一時間富得流油。其中繳獲的日軍黃呢子大衣幾乎人手一件,於是無分幹部戰士,一律日軍的黃呢子大衣。


誰都想不到,晉察冀最慘的還不止是抗戰時期,而是在解放戰爭時期依舊景象淒慘。解放戰爭中,晉察冀部隊兩次遭遇軍區供給部被服廠的被焚毀,所以到瞭換裝的時候,晉察冀野戰軍無衣裝可更換,部隊隻能衣衫破舊,穿得跟叫花子似的,引起瞭全軍統一草綠色軍裝的東北野戰軍的恥笑。這道理很簡單:嫌貧愛富是人的本能。你實在太窮,穿得太破舊,你的富親戚就看不起你。



雁宿崖、黃土嶺兩戰後的一分區主力,大都穿上瞭繳獲的日軍大衣



八路軍副參謀長左權,穿的也是繳獲的日軍大衣


晉察冀軍區的被服廠和被服倉庫前後兩次被焚毀,並不在於敵人的太強大,而在於晉察冀共軍自己一方的嚴重失誤。



第一次發生在1946年的10月11日,晉察冀的各機關部隊倉促中從張傢口撤退。當時張傢口被服廠已經給部隊制作好冬裝,但由於軍情緊張,一直遲遲沒有下發到部隊,始終堆放在張傢口的被服倉庫。撤退命令突然下達,看守戰士不願留給即將進程的傅作義部隊,拖延到撤退前的最後一刻,最後還是不得不點火焚毀。所以1946年到1947年的冬天,晉察冀野戰軍幾乎無冬裝可更換。


第二次發生在1948年的4月,在天津的傅作義屬下鄂友三騎兵旅偷襲冀中地區。鄂旅出兵冀中突然,剛剛經歷瞭土改運動的冀中地區矛盾重重,很早就發現瞭國民黨軍侵入的農民不願給共軍報信,地方部隊阻擊不力,鄂旅途徑靜海、大城、任丘、河間等多個縣得手,將沿途遇見的晉察冀軍區供給部被服廠、卷煙廠、皮革廠、糧食倉庫、造幣廠等搶掠一空,除瞭散發給附近的老百姓,拿不走的東西一律焚毀。所以1948年的夏冬兩季,晉察冀野戰軍再一次面臨無冬裝可以更換的悲慘境地。



這張打下張傢口的老照片應該有不少人都見過。身材矮小、營養不良、身穿破舊雜色軍裝的是華北軍區三兵團一縱的代表。贈獎旗的是東北野戰軍四十一軍一二一師的代表。


張傢口國民黨軍向西突圍,楊成武的三兵團牢牢守住西邊的陣地,其中北嶽軍區組建的一縱陣地首當其沖,為全殲國民黨張傢口守軍起瞭決定性作用。戰後,協助華北野戰軍全殲瞭國民黨軍的東北野戰軍向堅守西線陣地的一縱贈送獎旗。



這張是堅守張傢口西線陣地的華北野戰軍三兵團部隊,我猜應該是供應遠比北嶽一縱部隊要好瞭許多的六縱或七縱部隊。


這兩個縱隊都是由冀中來保障供給的。除瞭這三個縱隊,楊成武三兵團還有一個平西組成的二縱。這四個縱隊,一縱、七縱是地方縱隊,供給來自所在地區;二縱、六縱是華北軍區的部隊,供給來自華北軍區後勤部。



1949年2月1日,解放軍正式進入北平。當時聶榮臻帶領的華北軍區司令部、平津衛戍區司令部2月7日進駐到西城區輔仁大學的鄰近,慶王府的大宅院裡——這個地方今天是北京市衛戍區司令部所在地。聶老總本人住在北京飯店,安頓下來,北京飯店的樓下就是當年最繁華的王府井大街,當時滿是擺地攤的,不是在賣銀元,就是賣國民黨軍的倉庫中倒騰出來的物資。


有瞭落腳點之後,聶榮臻帶著秘書范濟生隨從上街走走,他要四處看看這座華北地區最大的城市。


沒想到走不多遠,他們一群人就在旃檀寺兵營的門口被一支戴著“平警”臂章的巡邏隊給截住瞭。當年賦予駐北平有攔截檢查特權的部隊,隻有兩支:一是有“平警”臂章的北平警備司令部的部隊,另一是有“平糾”臂章的北平糾察總隊的部隊。



楊成武的華北三兵團在張傢口以西,楊得志的華北二兵團在張傢口以南,當時十萬火急從涿鹿地區剛剛趕到。當時的華北軍區政治部主任、二兵團政委羅瑞卿迎來瞭疾馳趕到的東北野戰軍四十一軍。身披大衣的羅瑞卿向四十一軍軍政委莫文華介紹著戰場情況。僅僅幾天之後,新保安大捷,全殲瞭傅作義王牌部隊三十五軍,羅瑞卿拋棄瞭這身寒酸的衣裝,換上瞭一身黃呢子軍裝,足登馬靴,進瞭北京。


范濟生後來說:我們穿那個服裝,全部像偽軍服裝差不多,隻是左臂上一個“戍”字。截住他們的,是北平警備司令部的東北野戰軍四十一軍,一個多月前剛到達張傢口前線,被華北軍區的政治部主任兼二兵團政委羅瑞卿迎接過來的。事後北平警備司令部在進行的例會上總結,傳達東北野戰軍的執勤戰士說,聶司令這些人身穿的軍裝,跟原北平國民黨部隊身穿的軍裝是同一種顏色——黃色,他們很難區分清楚哪是自己人、哪是國民黨軍人。



無端被當作國民黨軍人被截住盤問,聶司令當時也心情不爽,他當時的職務有兩個:華北軍區司令員、平津衛戍區司令員,他自己的左臂上就有一個“戍”字,但看來好像不大管事,還是被“人傢”給截住瞭。如此看來,他能統管的部隊,就隻有來自華北軍區、隸屬平津衛戍區的平津兩個糾察總隊。



他向周邊打量,不是還有我們晉察冀的標桿部隊——北平糾察總隊嗎?怎麼不見蹤影,他們到哪裡去瞭。沒找到自己晉察冀的部隊,但卻看到瞭一個奇怪的現象:在每個主要街道的十字路口,聶榮臻看到一群群荷槍實彈的“國民黨傷兵”,竟然在路口公然設卡,盤查可疑的過往行人。這些“國民黨傷兵”衣衫不整,身穿過短的國民黨傷兵大衣,胸前的紅十字標志格外醒目。

这篇有关于少為人知的史實:晉察冀部隊配發“日本軍大衣”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本站网址:http://www.wangkeguan.com (转载请保留)。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天涯社区 豆瓣网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