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观姓名网:激励无数奋斗的朋友!www.wangkeguan.com
广告位1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战争

張少傑組織援馬團抗日為何“不靠譜”?演得太假

来源: 网课观姓名网 发布时间:2020-08-01 11:07:24 点击:

1931年11月26日,一則《青年援馬團宣言》出現在《申報》上。宣言說:“同志們,同胞們,血鐘響瞭,強盜已經闖到瞭我們的面前,敵人的刀子,已經擱在我們的頭上,我們還能睡著做夢嗎?還能坐視不理嗎?醒吧,起來,趕快起來,沖上前去,自九·一八國難發生以來,殘暴的日本,挾其無止境的欲望,侵占我土地,毀壞我文物,屠殺我同胞,擾亂我內地……我們還不覺悟嗎?還能靠政府外交來解決,靠國際公理來維持嗎?醒醒吧,不要老是做夢呵!我們要想保全國傢,要想維持公理,隻有起來誓死抗日。看呵!馬占山將軍,不是以一師一旅捍衛疆場,屢挫敵兵嗎?……我們不忍國傢淪亡,不忍束手待斃,所以糾合同志,組織自動赴東北援馬抗日團,拿我們的才力去幫助馬將軍驅馳,拿我們的熱血去與倭奴拼死活……我們隻有去幹幹幹,我們隻有去殺殺殺,我們隻有死死死!同胞們,願意的來吧,來共同幹去殺去死去……倭奴不去,誓不生還!”



轟轟烈烈的出發


青年援馬團的組織者名叫張少傑,1901年生,湖南祁陽人,北京工業大學肄業後任職於奉天航空處,1925年10月考取第二批東北軍官費生,赴法學習飛機專門技術。九·一八事變後流亡關內。東北淪陷,國民政府希望依靠國聯解決問題,采取不抵抗政策。隻有黑龍江省代理主席馬占山積極率軍抗日,尤其在江橋戰役中,與日軍血戰三天三夜,澆滅瞭敵人的氣焰。全國民眾紛紛捐款捐物,或組織慰問團、後援會支援馬占山抗日。張少傑發起的青年援馬團,是所有團體中影響力最大的一個。


張少傑發出組織援馬團的宣言後,馬上得到瞭滬上熱血青年的回應。1931年11月21日,援馬團成立大會在四川北路青年會舉行,到者工商學界青年千餘人。張少傑演說後是宣誓環節,大約160位青年刺破手指,滴血宣誓,表示捐軀赴國難的決心。24日,援馬團召開瞭第二次團員大會,到者140餘人,決定設置宣傳、組織、訓練、總務四股,活動經費由參加者先行墊付,日後再向各界籌款。當時,從廣州起兵援馬的張發奎正駐上海。張少傑前去面見請求機宜。張發奎問:“何時去東北?”張少傑答:“時間還沒有確定。”張發奎問:“如果政府不允許你們北上怎麼辦?”張少傑答:“我們會徒手前去,死也要死到東北。”接著,張少傑又說:“我們赤手空拳,沒有武器,鈞座能否供給?”張發奎當場允諾贈予武器。



援馬團得到瞭張發奎的允諾,影響力大增。市民龔勝華認捐滬南區第六圖土地一畝九分,各銀行公會和地方團體也伸出援助之手,給援馬團援款。1931年11月30日,第三次團員大會召開時,已經有五百零五人滴血盟誓。其中有“軍事人才185人、政治人才59人、工程8人、救護3人、後勤15人,其中大學生39人、中學生82人、軍警35人、醫生9人、電訊人員5人、商人79人、其餘是工友”。團部最初租賃沙商棧五樓活動,後遷入湖南制造局舊址辦公。據報載,團部事務極為繁忙,團員或忙於宣傳聯絡,或繪制標語,或組織訓練等等。各種機構、團體、抗日大會紛紛請張少傑前去演講,張少傑也樂於應邀,每天奔走於各處發為演說,成瞭報紙上的名人,忙得不亦樂乎。


援馬團成立後,每日在公共體育場從事訓練,正式人數達三百多人。其中一個重要的活動便是示威遊行。1931年12月1日下午二時,援馬團在上海公共體育場集合,舉行大遊行。遊行開始前,張少傑登壇演說,稱九·一八事變是中國前所未有的大恥辱,援馬團將奔赴東北抗日,要將熱血灑向東北,希望全國民眾將來踏著援馬團的血跡前進雲雲。隨即,由民立中學軍樂隊做前隊,團員戎裝草鞋,扛著一口大紅棺材,表示不打敗日本誓不生還。據稱,當時觀者如堵,場面悲壯激烈。12月3日,援馬團再次在公共體育場集會。會場懸掛著中山遺像黨旗國旗,中間仍放著那口標志性的大紅棺材,上面畫瞭一個骷髏,並有“到東北去”的旗幟一面。張少傑再次演講,表示決心赴死。時有記者采訪,問何時出征。張少傑說,目前在與鐵路局接洽,無論鐵路局允許與否,將於7日到南京。在南京遊行一周後,乘津浦車北上,到達東北參加抗戰雲雲。



四分五裂的收場


12月9日,援馬團從上海出發。300多名團員皆著戎裝,以六人抬棺作為前隊,自購車票準備登車。萬名市民集結於上海北站,其中有白發父母勸獨子回傢,也有紅顏揮淚送別情郎。鐵路局接到政府指令,拒絕團員乘車,團員集體臥軌威脅。按理說,此舉必定會使鐵路局屈服,然而張少傑當場決定,全體棄車改為步行。對於堅持臥軌的團員,張少傑強迫其服從。援馬團到達昆山時,鐵路局已允許乘車,張少傑仍堅持步行。有團員表示異議,痛哭流涕而中途退出。團員抬棺到達蘇州,民眾在道路兩旁迎候,甚至有人焚香頂禮膜拜。援馬團在蘇州四處演講宣傳,引得不少蘇州熱血青年臨時加入。後來成為著名作傢的徐遲,當時就讀於東吳大學,聽到宣傳,偷偷加入援馬團,擔任瞭抬棺的重任。援馬團過無錫,經常州,到鎮江,處處停留,12月19日才到達南京。在南京停留十日,團長張少傑面見各種要人,參加各種活動,29日才登車出發。



當時的報紙,對援馬團曾有許多評論,其中最著名的當屬魯迅以“不堂”為筆名,發表於1932年1月《北鬥》雜志的《中華民國的“新堂·吉訶德”們》一文。他說:“這以後的中國式的‘堂·吉訶德’的出現,是‘青年援馬團’。不是兵,他們偏要上戰場;政府要訴諸國聯,他們偏要自己動手;政府不準去,他們偏要去;中國現在總算有一點鐵路瞭,他們偏要一步一步的走過去;北方是冷的,他們偏隻穿件夾襖;打仗的時候,兵器是頂要緊的,他們偏隻著重精神。這一切等等,確是十分‘堂·吉訶德’的瞭。”在魯迅看來,援馬團的行為,實際如堂·吉訶德一樣愚蠢。然而,堂·吉訶德是真誠的頑固不化,援馬團卻更為復雜。東北戰事急如風火,張少傑卻不準乘火車,步行去東北;東北冰天雪地,他們卻單衣上陣。綜觀援馬團的各種表現,會發現形式大於實際,尤其是團長張少傑,似乎抗戰的動機並不單純,態度也沒那麼真誠。



果然,援馬團到瞭北平,已經是1932年1月。該團並未直接上前線,而是停留在張少傑的母校———北平大學工學院(即北京工業大學)。北京當局不同意學生上前線。馬占山也通電關內,聲言不需要學生軍的支持。不久,淞滬事變爆發,部分團員認為,上海已經成為戰區,在傢門口即可抗日,何必遠走東北?遂有部分團員南歸。由此,援馬團已經四分五裂,無形之中解散。徐遲與另兩位成員希望去前線抗日,決定自行投奔山海關守將何柱國。三個人穿著軍衣,在火車上遭到憲兵盤問。由於既無證件,又無官憑,最後被趕下火車,未能成行。至於團長張少傑,也率領幾十人離開北平,不過未去東北,隻是到達長城腳下———河北省撫寧縣東北義勇軍駐地,至於到撫寧之後的事更頗有戲劇性瞭。

这篇有关于張少傑組織援馬團抗日為何“不靠譜”?演得太假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本站网址:http://www.wangkeguan.com (转载请保留)。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天涯社区 豆瓣网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