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观姓名网:激励无数奋斗的朋友!www.wangkeguan.com
广告位1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战争

抗戰英烈白文冠:寧死不吃日本人糧食的英雄母親

来源: 网课观姓名网 发布时间:2020-09-20 21:42:40 点击:

  白文冠,1878年1月生於清直隸河間縣城(今河北省河間市瀛州鎮)白獅子街的一個回族傢庭。姊妹六人,文冠最長,未嫁時人稱大冠姐或大冠姑。少時在清真寺學經,略識文字。21歲時嫁與獻縣東辛莊貧苦農民馬永常為妻,共生四子,長子守朋,次子守清(後改名本齋),三子進坡,四子寶聚三歲夭折。


  馬傢僅有薄田五畝,豐年勉強度日,兇年則食不果腹。1905年,華北大旱,赤地千裡,餓殍枕道。馬永常被迫攜他的兩個弟弟到口外(即張傢口、喜峰口等長城隘口以北的地區)謀生。


  白文冠獨立撐持一傢生計,她心地善良,秉性剛烈,樂於助人,經常周濟更貧苦的鄉鄰,深得村民敬重。本齋兄弟懂事後,白文冠經常給他們講蘇武牧羊、嶽母刺字、木蘭從軍的故事,鼓勵孩子們“身要直,心要正,不要損人利己,人窮志不可短,長大要為咱窮回回爭口氣。”母親的言傳身教對本齋兄弟幼小的心靈產生瞭重要影響。


  白文冠見次子本齋聰敏好學,便節衣縮食,供本齋讀瞭二年私塾,後因傢境益艱而輟學。本齋13歲別母離傢,千裡尋父,闖蕩口外關東,歷盡艱辛。後投身行伍,以軍功升至東北軍團長。後隨軍入關駐防膠東牟平一帶。白文冠經常托人給兒子帶信,告誡他清正為官,萬勿擾民。馬本齋謹遵“為民除害,為國造福”的母訓,嚴格約束所部,決不準騷擾百姓,膠東父老曾敬贈萬民傘一把,以彰其德。



  馬本齋出身寒門,狷介自守,剛正不阿,漸為軍閥所不容。九一八事變後,馬本齋在母親的鼓勵下,主動請纓與日軍作戰,遭上司嚴詞訓斥,遂辭官還鄉。


  1937年七七事變後,日本大舉南侵,國民黨河北守軍30餘萬不戰而逃。日軍鐵蹄所到之處,燒殺淫掠,無惡不作。位於子牙河西岸的東辛莊屢遇日寇塗炭,村裡村外一片哭聲。白文冠強忍悲痛,對鄉親們說:哭管什麼用,要想個法子活下去,常言說:“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她把次子本齋、三子進坡叫到跟前,鄭重地說:“咱回民有句俗話,‘對惡狗用棍子,對強盜用刀子’。小鬼子打到咱傢門口,殺人,搶東西,燒清真寺。這個仇,要報啊!”又說:“本齋,你當過兵,打過仗,咱不能眼看著大夥叫鬼子欺負!”這時馬本齋正在暗中聯絡抗日分子,觀察時局。母親的話極大地堅定瞭他拉隊伍打鬼子的決心。


  1937年初冬,馬本齋組織起70餘人的抗日義勇隊。他們手持大刀、長矛、土槍在子牙河畔狙擊敵人,保衛農鄉。白文冠不顧年邁體弱,攜兒媳走東串西組織起30多名婦女,為戰士做飯、送水、洗衣裳,主動承擔後勤工作。在白文冠的影響下,東辛莊的鄉親們都積極參加到抗擊日寇,保衛傢鄉的鬥爭中,有力地支持瞭這支新生的抗日隊伍。


  但是回民抗日義勇隊成分復雜,戰鬥力差,雖打過幾次勝仗,但損失也很慘重。在日偽軍和土匪武裝、地主武裝的壓迫下,難以有大的發展。內部也經常發生爭權奪利騷擾民眾的事,使馬本齋陷入極大的苦悶之中。


  知子莫若母,白文冠一邊為兒子擦洗傷口,一邊勸慰說:“打日本光守在傢門口不行,總得找個靠山,光靠咱這幾十號人不行。國民黨不打鬼子,還扒堤放水淹咱們的房子莊稼,靠不住。聽人說八路軍打日本,是不是找找孟慶山、呂司令?(孟慶山、河北抗日遊擊軍司令員;呂正操,河北人民自衛軍司令員。後兩部合編為八路軍第三縱隊並成立冀中軍區)。


  馬本齋也在考慮這個事,但當時冀中一帶有個回奸組織,到處散佈八路軍是漢人的軍隊,共產黨要消滅一切宗教等種種謠言。許多回族同胞不明真相,馬上要帶著隊伍投八路軍確是困難重重。白文冠的話又一次溫暖著兒子的心,他決定派三弟進坡到河間同孟慶山領導的河北抗日遊擊軍取得聯系。這時,黨組織派回族幹部共產黨員劉文正等同志找到馬本齋,他們帶來瞭中國共產黨的《抗日救國十大綱領》,宣傳瞭黨的民族宗教政策,消除瞭馬本齋和多數回族戰士的疑慮。馬本齋毅然把隊伍拉到河間,改編為回民教導隊。此後,這支部隊同黨領導的另一支回族抗日武裝合編為回民教導總隊,馬本齋任總隊長。1939年6月,經中央軍委和晉察冀軍區批準,回民教導總隊擴建為八路軍第三縱隊回民支隊,馬本齋任司令員,紅軍幹部郭陸順任政治委員。


  馬本齋率領數千回漢健兒,縱橫馳聘於冀中大地,拔據點,破公路,連戰皆捷,殲滅敵偽大量有生力量。戰鬥間隙,支隊經常回東辛莊一帶駐紮整訓。白文冠總是把郭政委等漢族幹部接到傢中,親自做飯、敷藥、洗衣。並一再囑咐馬本齋要謙虛謹慎,好好向漢族同志學習,為瞭打敗日本帝國主義,回漢要親如一傢。在母親的教育下,馬本齋與郭陸順在戰火中結為知己。二人坦誠相見,患難與共,配合默契,成為回漢團結抗日的楷模。當時在回民支隊任參謀的哈少甫利用他同馬本齋的親戚關系在回漢幹部戰士之間搬弄是非,企圖使回民武裝脫離黨的領導。在這危急時刻,白文冠義正詞嚴地怒斥哈少甫居心不良,沒有依瑪尼(意為信仰虔誠),堅決支持馬本齋跟共產黨走團結抗日的光明大道。


  回民支隊在黨的關懷教育下,經過血與火的洗禮,成長為“無堅不摧,無敵不克,打不爛,拖不垮的鐵軍”。


  1940年後,日軍利用國民黨尋求妥協的機會,重兵回師華北,對中共領導的敵後抗日根據地進行瘋狂的“清剿”、“掃蕩”。馬本齋的故鄉成瞭敵人的眼中釘,日偽軍多次襲擊東辛莊,燒毀清真寺,殺死阿訇和許多回族同胞,馬本齋的長兄馬守朋也被槍殺。馬本齋率回民支隊同仇敵愾,神出鬼沒,以遊擊戰和運動戰相結合,在運動中相機殲敵,使駐守河間的日軍山本聯隊屢遭重創。


  面對馬本齋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山本暴跳如雷而又一籌莫展。他采納瞭從回民支隊投敵的叛徒哈少甫的毒計,決定逮捕白文冠,逼降素有孝子之名的馬本齋。同時以白文冠為餌,誘馬本齋率部來救,乘機消滅回民支隊。




  1941年8月27日(農歷七月初五),日偽軍五六百人荷槍實彈,包圍瞭東辛莊。圍村之前,白文冠和部分群眾已隱蔽到村外的莊稼地裡。日偽軍挨傢挨戶進行搜查,把許多群眾押到清真寺前,四周架起機關槍,用刺刀對準人們的胸膛,逼問白文冠下落。鄉親們眼中噴著怒火,沒人說一句話。日軍憲兵隊長豬股和漢奸翻譯崔豐久氣急敗壞,從人群中拉出青抗先隊員馬維良、馬維安。日軍用盡捆綁、吊打、火燒、灌辣椒水等種種酷刑,馬氏兄弟始終隻有三個字“不知道”,瘋狂的日軍遂將二人槍殺刺死。


  傍晚時分,一群日偽軍將在莊稼地裡隱蔽的群眾也趕瞭出來,白文冠就在其中。敵人又在人群中拉出瞭白文冠的鄰居、50多歲的漢族同胞王兆喜,日寇用刺刀對準他,逼問白文冠在哪裡。王兆喜看見白文冠就在人群裡,卻從容地說:“老太太跟他兒子走瞭。”崔久豐已探得白文冠在傢的情報,於是大吼一聲“往死裡打!”頓時馬鞭、槍托、木棍應聲而下,王兆喜被打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漓,但他始終咬緊牙關,寧死不講。日軍又要刺死王兆喜。


  “住手!殺人的強盜!”人群中突然傳來憤怒的喊喝。白文冠極力擠出保護她的人群。憤然來到崔豐久面前,指著他的鼻子罵道:“好狗還把三鄰護,義馬救主人世傳,你這個禽獸不如的漢奸!”馬老太太越說越激動,越罵越起勁,她轉身對鄉親們喊道:“老的少的們,這傢仇國恨早晚要報,這筆血債一定要他們償還!”崔豐久被白文冠威嚴的氣勢鎮住瞭,結結巴巴地問:“你是誰?”“我就是你們要‘請’的馬老太太。”豬股走近白文冠,滿臉奸笑地說:“老太太別生氣,馬本齋大大的英雄,皇軍要跟他交朋友的”。白文冠面對豬股,咬牙切齒地罵道:“你們這些該死的畜牲,殺人的強盜,你們還能橫行幾天!”豬股見群眾不顧個人安危,隨白文冠向前擁來,便命令趕快把馬老太太帶走。



  白文冠挺瞭挺胸膛,大義凜然地向前走去,走瞭幾步,她又回過頭來高聲對鄉親們說:“你們放寬心,我知道該怎樣對付這幫狗強盜,你們轉告本齋,叫他狠狠打鬼子!”敵人急忙推來一輛獨輪車,幾個偽軍把白文冠扶上小車。憤怒的群眾擁瞭上來,豬股和崔豐久命令日偽軍上前阻攔。在敵人大隊人馬的簇擁下,白文冠被押至距東辛莊較近的獻縣臧橋據點。次日,日偽軍100餘人分乘五輛軍用汽車將白文冠帶到河間縣城。


  日軍聯隊長山本大佐按回民風俗擺下豐盛的宴席節,還配有各式糕點水果,假惺惺地要為馬老太太壓驚。白文冠雖然一天一夜沒吃飯瞭,但對這滿桌的飯菜卻不屑一顧。山本滿臉堆笑,左一個請,右一個請。白文冠說:“我是中國人,不吃日本的飯!”山本討瞭個沒趣,遂令憲兵隊連夜審訊白文冠。


  憲兵隊的審訊室森嚴而恐怖,老虎凳、皮鞭、烙鐵、竹簽等種種刑具一應俱全。伍長左次身挎戰刀,目光兇狠。當問到你有幾個兒子,叫什麼名字時,白文冠昂首回答:“他們都叫抗日。”左次伸出大拇指,奸笑著咕噥瞭一陣。翻譯崔豐久忙湊過來說:“馬本齋是皇軍佩服的英雄,你要把他找來,起碼當個師長旅長的”。白文冠反唇相譏:“你們不是要找我兒子嗎!他就在河東,有本事和他打去,抓一個老婆子算什麼能耐。”左次氣得哇哇亂叫,拔出明晃晃的戰刀在白文冠眼前晃動著,白文冠挺起胸膛,眼都不眨一下。審訊隻好草草收場。


  山本見白文冠威武不能屈,又邀來偽河間縣長孫蓉圖,並指派與白文冠沾親的偽縣政府傳達員佟萬城夫婦侍奉老人傢。企圖用軟磨的辦法迫使白文冠就范。孫蓉圖裝出一副偽善的面孔,親自斟水端飯。咬文嚼字地說:“馬本齋文能治國,武能安邦,是河北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敬請老太太給令郎修書一封,隻要他肯投順皇軍,保證高官得做,駿馬得騎。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大仁大孝之子,對母親的教示是不敢違逆的。”白文冠聽著偽縣長的一番羅嗦,怒火中燒,一字一頓地說:“告訴山本,我生養的孩子是中國人,他是堅決抗日的八路軍,一向不知道有投降二字。我寧死不能寫信勸降”。面對如此剛烈的老太太,孫蓉圖無地自容,灰溜溜地走開瞭。


  佟萬城夫婦和白文冠是遠親,論輩份稱白文冠為妗子(即舅母)。他們兩人妗子長妗子短一個勁地勸白文冠吃飯,遭到嚴詞拒絕。二人撲地跪倒,哀求白文冠:“日本人下瞭命令,你要有個好歹,我一傢人都沒命瞭。你就救救我們全傢吧。”白文冠一則以氣,一則以憐。她微微喘息著說:“孩子們,別糊塗瞭。為瞭趕走鬼子,多少人丟瞭命啊。咱可不能對不起國傢,對不起主啊。你們說給本齋,他娘死得值,隻要他好好打鬼子,就是對娘盡孝瞭。”


  農歷7月12日,山本帶著偽縣長孫蓉圖和叛徒哈少甫鉆進佟萬城傢。一進門,哈少甫忙上前喊:“大姑,睜睜眼,我來看你來啦!”“你是誰?”“我是少甫!”“你給我滾開!你這個回族的叛徒,出賣祖宗的敗類!”這時,山本上前威脅說:“今天你不寫信,叫你死瞭死瞭的!”說著拔出手槍往桌子上“啪”的一拍。孫蓉圖看著主子的臉色往前湊瞭湊:“老太太,別不知好歹,大日本皇軍不是好惹的!”白文冠這時已絕食七天,但在敵人面前仍然是那樣剛強:“我早知道你們厲害,你們有本事去找馬本齋,告訴你們,我進瞭河間城,就沒想活著回去!”敵人被白文冠罵走瞭。後來,孫蓉圖又來勸食,始終無效。白文冠這位偉大的中國女性,被捕後大義凜然,絕食九天,以身殉國。


  白文冠被捕後,回民支隊的幹部戰士,義憤填膺,紛紛要求攻打河間救出白文冠。馬本齋懂得這是敵人設的囚母迫降和金鉤釣魚的連環毒計,他強忍悲痛,率部轉戰滄、河、獻邊緣地帶,斃、傷、俘日偽軍500餘人,粉碎瞭敵人的陰謀。白文冠犧牲後,馬本齋及回民支隊全軍戴孝,迅速處死瞭謀害白文冠的叛徒回奸哈少甫和前來遊說勸降的回奸馬慶來。在河間城外連打幾個勝仗,迫使山本聯隊龜縮在河間城內。


  冀中黨、政、軍、群各界,為白文冠召開瞭隆重的追悼大會,號召全區人民向白文冠學習,化悲痛為力量,堅決打敗日本帝國主義,為白文冠和抗日英烈報仇,極大地推動瞭冀中乃至晉察冀邊區抗日鬥爭的開展。延安各界也舉行悼念活動。《解放日報》兩次以較大的篇幅報道瞭白文冠的英雄事跡。朱德總司令和彭德懷副總司令致電冀中軍區,稱贊:“中國人民有這樣的母親,不僅是中國人民的光榮,中國婦女的光榮,而且是中華民族不會滅亡的具體例證。”兩年後,身經百戰,率部所向披靡,屢建奇功的馬本齋積勞成疾,病歿軍中。朱總司令寫下著名的挽聯:“壯志難移,回漢各族模范;大節不死,母子兩代英雄。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这篇有关于抗戰英烈白文冠:寧死不吃日本人糧食的英雄母親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本站网址:http://www.wangkeguan.com (转载请保留)。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天涯社区 豆瓣网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阅读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