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观姓名网:激励无数奋斗的朋友!www.wangkeguan.com
广告位1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战争

越戰中的:在火海中依然向敵人射擊

来源: 网课观姓名网 发布时间:2020-09-20 21:42:38 点击:

  越軍防禦縱深體系被我軍西線突擊部隊摧毀,勝利攻占老街、谷柳地區後,越軍總部對第二軍區下令死守柑塘地區。其步兵第345師倉皇調整部署,將其在紅河地區的一個118團一個營西調,連同121團在谷薩、典那、容菏、真尉地區構築工事,企圖阻止我軍南進。同時,越軍步兵第316A師主力東援,妄圖側擊我軍攻占谷柳和老街,以解柑塘之危。

  2月21日,昆明軍區傳達瞭中央軍委首長關於“在柑塘地區打一個大仗、打一個惡仗”的指示,並下達瞭殲滅柑塘之敵的作戰命令。當晚,13軍召開緊急作戰會議,對作戰方案進行具體部署,決定以39師擔任阻援任務,攻占代乃地區,控制要點組織防禦,抗擊越軍316A師東援,保證我主力側翼的安全;以37師從左翼、38師從右翼進行鉗形突擊,分割圍殲柑塘地區之敵。

  自2月17日我軍對越自衛還擊作戰打響後,擔任右翼攻擊的38師編成內的112團二營四連一直沒有受領戰鬥任務,隻是沿著兄弟部隊打開的通道,向敵縱深穿插。這天四連剛來到一個山埡口,突然發現山上有敵情,在茅草和山石的後面,隱約露出一些越軍盔帽在晃動。連長下達命令,全連立即展開攻占敵人的兩側高地。槍聲響起,越軍的沖鋒槍、輕重機槍象爆豆般的響成一片。久已憋足瞭勁的四連幹部戰士動作敏捷,很快攻上瞭兩側高地。守在這兩側高地上越軍,還是“外甥打燈籠--照舅”的老戰術,見勢不妙就遛,眨眼就逃的無影無蹤。 四連開始搜山,對每一個山洞.每一蓬草叢都仔細搜索。就在這時候,一排發現剛入伍的新兵李啟不見瞭。班長張仕和急得四下尋覓,一面向排長報告。正在大傢滿山四處尋找李啟時,副班長曾樹全一眼看到,在前面不遠的一個山頭上,正有一個正戰士的背影很象李啟,他向那人大聲呼喊:“李啟!李啟——”。沒錯,那人正是新兵李啟。不知在啥時候,他跑到友鄰部隊的陣地上去瞭。聽到呼聲的李啟轉過身來,取出挎包裡的白毛巾在空中揮瞭揮向前指去,好像說是前面有情況。

  剛剛跑散瞭的新兵李啟,今年才入伍還不到倆月。來自雲南省富民縣的一個彝族傢庭,今年才19歲。他不但會講流利的漢語,還起瞭一個漢族的名子。這個土生土長的戰士不同於來自內地的新兵,他生活在昆明附近,對邊疆的緊張局勢早有瞭解。他在50天前入伍時,就是抱著參戰的目的參軍的。

  一會,前面山頭上搜山的槍聲稀落下來。這時,隻見滿頭大汗的新兵李啟提著他那支63式自動步槍,歡天喜地的跑瞭回來。他一邊跑,一邊大聲地喊道:“我打著瞭,打著瞭!我十發子彈幹掉一個敵人!”原來,當越軍逃下山時,李啟也沒註意自己本連的戰鬥隊形,聽到沖鋒號響起,就跟上一群向前沖鋒的戰士沖上去瞭。他盯住一個正往山坡下逃命的殘敵,“叭,叭!” 連射瞭十槍,把那個越軍撂倒,他抬頭看看周圍的戰友,全是生面孔,一個他也不認識,這才發現自己是跑到兄弟部隊中間瞭。 李啟歸隊後,被班長黑著臉訓斥道:“打仗的時侯不能自由散漫到處亂跑,要講紀律!”本來歡喜異常的李啟這時卻沒瞭情緒,他沒想到自己第一次打仗就親手打死瞭敵人,反而挨瞭批評。 班長仕和看他耷拉個腦袋,怕挫傷瞭新兵的積極性就安慰他說:“你勇敢是好的,但要註意戰鬥隊形。記住,再打仗時,你就緊跟著我吧!”李啟昕到班長寬慰的話就應瞭聲:“是!”笑著走開瞭。

  2月22日,我38師112團插到柑糖外圍後。2營四連受領瞭奪取無名高地、219高地和369高地的主攻任務。 這三個高地,是越軍345師在柑糖外圍的重點防禦陣地之一,它控制著保勝至柑糖的公路。越軍總部為阻止我軍南下,下令死守該線要點,以達到“死守柑糖”的目的。在大寨、161、219、369、312高地一線,越軍佈防118團一部,隔外姆河與我左翼37師、右翼38師兩個攻擊箭頭對峙。我軍調整佈署後,決心由38師112團接防250高地,首先從大寨西北突破越軍防禦,沿219、369高地向312高地實施主要突擊,而後沿587高地向周為、朗杭發展進攻。在219、369高地一線,駐紮著越軍118團3營指揮所和一個加強連的兵力,依山勢修築瞭八道塹壕和三十六個明暗火力點,由大尉營長丁仕楨指揮。

  369高地位於柑糖磷礦西北約八公裡處,西北與219高地相接,東南與312高地相連,呈東南、西北走向,頂端平緩。219高地至369高地北側山脊狹窄,雜草叢生,兩側谷深坡陡。越軍防禦前沿的外約姆河可徒涉通過。

  經偵察,四連長決心首先攻占219高地西北無名高地,爾後攻占219高地。一排為主攻排,配屬重機槍一挺、無後坐力炮一門、噴火器和火箭筒各三具,從250高地以南無名高地的突出部渡過外約姆河,首先突破越軍前沿,爾後攻占219高地西北無名高地,掩護三排向219高地進攻,三排為二梯隊,配屬重機槍一挺、火箭筒各三具,從250高地以南無名高地突出部東北側向前運動,在一排攻占無名高地後進入戰鬥,迅速攻占219高地;二排為預備隊,攻擊發起前在250高地西南側,攻擊發起後,在一排後跟進,隨時準備投入戰鬥。連長率60炮班、無坐力炮班、重機槍班,在250高地以南無名高地占領陣地,支援一排戰鬥。

  16時30分,四連進入250高地以南無名高地南側突出部占領進攻出發地域。不久,傳來團指命令,四連原地待命,構築工事,監視對岸越軍。進攻發起時間推遲到2月23日晨7時。當天夜裡,四連長帶著一排長和一、二班長潛入對岸對越軍陣地進行抵近偵察,進一步確定瞭接敵路線。

  2月23日早晨7時整,我38師進行炮火準備。一發發炮彈,在越軍的陣地上開花,乘著彌漫的硝煙,我四連主攻排開始向無名高地運動。要貼近無名高地,必需穿過兩條公路和一條小河。而在到達公路前,還要路過一個陡峭的絕壁。八時,突擊排的指戰員們通過外約姆河左岸高地陡壁時,距敵前沿隻有一百餘米遠,被越軍發現,遭到越軍火力阻擊,一排傷亡七人,攻擊受挫。隨後團長指示突擊部隊的動作要快、要猛,迅速接敵。在我火力隊的掩護下,我一排利用每一叢茅草和樹幹,一步一步地向前運動。來到絕壁之上,大傢把槍背好,整好裝具,就抱頭向山下合身滾去。這一招雖然危險但是很管用,它可以避開越軍正面的封鎖火力網,一下子就到瞭公路邊上。 新兵李啟和班長他們幾乎是摔到公路上的,他們不顧渾身疼痛,馬上躍起就跑。隻要再跨過一道小河,便能鉆進無名高地的草叢裡瞭。 突擊排的指戰員們涉過齊腰深的河水,在草叢中低姿前進,越軍絲毫沒有發覺。待到他們離敵人塹壕隻有五米遠的地方,尖刀班長張仕和挺身投瞭一枚手榴彈,“轟”的一聲爆炸,越軍才發現中國軍隊到瞭眼前。“噠,噠,噠---”,越軍的彈 雨撲面掃瞭過來,而且還用噴火器噴瞭一槍。隻聽“噗”的一聲,草叢被點燃瞭。一班長張仕和的胸部、彈袋都著瞭火,他趕緊在地上滾動喊道:"快沖過去!“緊跟在班長身後的新兵李啟,連投兩枚手榴彈,乘著爆煙,他第一個跳進塹壕。在李啟帶動下,全班都跳進去瞭,越軍見我突瞭進來,倉皇地從塹壕裡逃走。

  越軍塹壕修得彎彎曲曲,有很多死角和凹部,因此,塹壕裡的戰鬥既激烈又別扭。班長張仕和看到沖在前面的新兵李啟時現時露的身影,在塹壕裡閃轉騰挪,忽起忽伏,他同戰友們默契配合,迅速地把塹豪裡的越軍肅清瞭。四連突擊排剛在無名高地上站住腳,219高地上的越軍就狂叫著開始反撲。一排長李仕成大聲喊道:“散開隊形,把敵人放近打!”反沖擊上來的越軍有二十幾個,當他們進到三十米左右時,一排長把手一揮,全排一齊開火,二十幾個越軍在彈雨中全部倒下,沒有一個再爬起來,無名高地山的殘敵逃回219高地。第一場戰鬥就如此閃電般的結束瞭,11時連長王華金帶領二排進至無名高地。剛上陣就獲得瞭如此輝煌的戰果,使一排的戰士們異常興奮。 一班長側過身來問新兵李啟說:“你打死幾個?”小李微笑著伸出兩個指頭說:“兩個。”班長看到李啟在戰鬥中如此沉著鎮定,臨敵不驚, 兩槍千掉兩個敵人,他由衷地為這名剛入伍的彝族小夥子高興。11時30分,我38師師長令112團2營迅速攻占219高地。營指跟據一號命令,令四連增加兵力,組織火力掩護,從正面牽制越軍,主力從219高地西南側攻擊,迅速攻占219高地。四連長令二梯隊三排迅速進入無名高地,從219高地北側進攻。此時,三排仍在250高地以南的無名高地突出部北側,遭到越軍的火力壓制,未能前進。四連長將六班調配給一排,令一排仍擔任主攻,,並指定四班長代理排長,指揮二排(欠六班)從219高地西南側投入戰鬥。一、二排於12時30分開始進攻,13時25分攻占瞭219高地。由於四連將369高地誤認為是219高地,連長王華金仍指揮部隊向369高地攻擊。團、營首長多次訊問四連是否攻占219高地,四連長王華金都回答說沒有。為此,師長令二營調整佈署,利用右翼113團攻占439高地的成果,令五連從219高地西南側進入戰鬥,從側後攻占369高地。二營觀察發現二團並未攻占439高地,即向團指報告反映瞭這一情況,團長嚴令即使友鄰二團沒有攻占439高地,五連也應進入戰鬥。下午13時28分,五連開始運動。14時40分,當五連運動至219高地西南側時,遭到439高地越軍的火力射擊,五連傷亡十二人。團指見狀,急令五連停止前進。14時40分,營指令四連用白佈顯示所在的位置,這才發現四連早已攻占瞭219高地,正向369高地攻擊。

  14時36分,師炮群榴彈炮營向369高地北側二百米處進行壓制射擊。15時15分團指令二營組織火力,掩護四連向369高地發起攻擊。在無名高地、219高地失守以後,越軍大尉營長丁仕楨恐慌萬分,但他並不想撤也不能撤走,因為河內總部給他們下瞭一道死命令,必須死守既有陣地,阻擊我軍占領柑糖。他把全部火器都展開用上,沖鋒槍、輕重機槍、平射的高機、40火箭筒、60炮、 82無後座力炮,響成一片。 四連的指戰員們已經激戰瞭八小時,並且已有二十七個小時水米未進,每個人的臉上沾沾滿瞭汗水和塵土。大夥的士氣並沒有受到絲毫影響,大傢依然頑強地冒著越軍的彈雨和炮彈爆炸的氣浪,一排從??。李啟所在的一排進展極為迅速,這讓越軍驚慌不已,他們使出最後的一招,打來一排燃燒彈,把山上的茅草引燃。登時,火苗躥起有兩丈多高,三六九高地成瞭一片火海。 借著南風,帶著滾滾濃煙,向我一排的正面飛撲過來。戰士們被烈焰灼烤,呼吸都快窒息瞭。而越軍又傾瀉下來密集的彈雨。連長王華金不幸負傷倒下,代理連長張友寬急命一排後撤,繞過火墻,向左側迂回。

  大火一燒,草木成灰,一排完全暴露在越軍眼下 。想在越軍的大火和火力網下運動,這是十分困難的,他們發現自己已陷在進退兩難的開闊地裡,居高臨下的敵人更肆虐地加強瞭殺傷火力,一排的傷亡在增大。“吸引敵人的火力,掩護戰友轉移!”新兵李啟毅然挺起身來,向火海沖去。 越軍見瞭,以為我部隊繼續從右翼進攻。霎時,主峰上吐著火舌的槍口,一齊指向李啟。在烈火濃煙中,班長張仕和在尋找著李啟,他發現李啟正躺在高地的右側。五顆子彈穿透瞭他的左腿,腿骨已被打斷;他的臀部也中瞭一彈,鮮血浸透瞭軍褲,染紅瞭身下的枯草。張仕和撲過去,要為小李包紮傷口,但被李啟推開瞭。他大聲對班長說:“不要管我!班長,快帶領同志們繞過火墻,拿下主峰要緊。”說罷,他左手拄著步槍,右手用力支撐地面想站起來。終因傷勢太重,又痛苦地跌倒在地。 看到這個情景,張班長心象刀紮一樣,他不顧小李推搡,背起他就走。 李啟在班長的背上拚命掙紮著,他懇求著對班長說:“我求你放下我,快放下我!”不知他從哪裡來的一股狠勁,當張班長剛走出五、六米遠,小李從他背上掙脫。他趴在地上,大聲喊道.“這裡危險,你們趕快離開,我來掩護!”說完他以超人的毅力,拖著一條斷腿向前爬去。 張班長沒有能夠再把他拉回來,因為一陣急驟的彈雨,又打傷瞭六位戰友。十班長徐孝成和王朝東去搶救他們時,不幸中彈犧牲瞭,眼下情況萬分危急。張仕和隻好迅速伏下身來,用沖鋒槍去壓制越軍的火力。等他再次回身尋找李啟時,李啟不見瞭。 這時,戰鬥小組長李文軍一眼看到,在李啟爬過的地方,留下一條長長的血路,他已經爬到第一譴火墻的前面。在那邊,隻能聽到呼呼的熱風聲,枯草殘枝被熱浪卷上空中,耀眼的火舌在歡快地吞噬著周圍的一切。“ 回來,李啟快回來!”李文軍大聲地呼喊著。 李啟頭也不回地爬著,射擊著;再爬,再射擊。他在一堵火墻前面停瞭一下,爾後奮身一縱,撲進火中。瞬間,他的身影又顯現出來瞭;軍衣、軍帽、頭發都著著火,他仍在爬著,射擊著。他執著地、頑強地去沖擊第二道火墻。彝族的山鷹,人民的好戰士,為瞭戰友們的安危,他帶著渾身的火焰,不顧一切地向敵人陣地逼近。越軍的大部分火力,都被他吸引過去。

  班長張仕和含著熱淚,帶領剩下的戰友從越軍的火力間隙中沖過,繞到瞭越軍的背後。他們會同二排與三排,向369高地展開最後的突擊。18時02分,一排從東南側,、二排從正面突入369高地,上的越軍陣地。四班長、六班副等人密切配合,擊斃越軍大尉丁仕楨。火箭筒手蘭方虎距敵“A”字型掩蔽部六米處,立姿射擊,將越軍掩蔽部摧毀。經過兩個小時的激戰,369高地被我四連攻克,包括大尉營長丁仕楨在內的七十一具越軍屍體,橫躺豎臥在焦黑的陣地上,通向柑糖的大門打開瞭。戰鬥一結束,王連長就帶著四名戰士前來尋找新兵李啟。他們在一個燒焦瞭的山坡上找到瞭他。當然,彝族之鷹李啟的面容已經無法辯認,唯一能夠證實他身份的是脅下燒剩的兩小塊紅色內衣殘片。那支已被燒焦的56式半自動步槍,還握在他手裡。在槍口所指的方向,躺著兩具乜被燒焦的越軍屍體。從李啟負傷到他犧牲的地方,足有一百二十米。他在身受重傷、全身著火的情況下,以鋼鐵一般的毅力向前爬行。如果沒有對祖國和人民的愛,沒有對黨和國傢的無限忠誠,這位入伍五十天,隻有十九歲的年輕戰士,僅以生理極限是很難來支撐他爬完這段充滿生命奇跡的閃光路程。

  硝煙彌漫,群山垂首。 安息吧,我們中華民族的----彝族之鷹!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这篇有关于越戰中的:在火海中依然向敵人射擊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本站网址:http://www.wangkeguan.com (转载请保留)。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天涯社区 豆瓣网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阅读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