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观姓名网:激励无数奋斗的朋友!www.wangkeguan.com
广告位1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战争

越戰親歷:我們為在露天洗澡的女兵們放哨

来源: 网课观姓名网 发布时间:2020-09-20 21:41:58 点击:

  與二班長正聊著,連部通信員來瞭,通知我們,全連集合,“有新任務!”說完,通信員跑向其他班去瞭……

  二十分鐘後,全連集合完畢。副指導員帶隊,來到一處河灘邊,是我們師部野戰醫院的所在地。爾後開始分派任務。我們三個排以河灘為中心,分別向東、南、西三個方向,呈扇形向外搜索。

  “控制制高點,向外警戒。”副指導員下達指令後,我們開始行動。

  “是不是發現瞭越軍的特工?”一邊搜索,我一邊問排長。

  排長沖我曖昧的笑瞭笑:“大白天的,哪裡來的越軍特工?”

  “昨天不是有個通報,有XX師的野戰醫院被化裝成我軍抬傷員的越軍特工襲擊瞭,死瞭很多醫生、護士還有傷員麼?”我繼續問。

  “哎呀,你別問瞭,你看看後面那些步兵。”排長向後方擺瞭擺腦袋。

  我向後下方看去,隻見擔任野戰醫院警衛的步兵連成散兵線,跟在我們後面,全然沒有我們彎腰弓背,小心翼翼的神態。

  “看見瞭吧,我們負責外圍警戒,他們(步兵)負責裡面第二道警戒線,好事沒我們的份!”排長嘟囔瞭一句。

  我不解的看著排長問:“什麼好事?”

  “到瞭山頂告訴你。”

  “那……”看見排長神秘兮兮的樣子,我把想問的話又咽瞭回去。

  到瞭制高點,我把警戒點佈置好之後,排長說要到7班、9班去看看,檢查一遍。過沒多久,排長又轉瞭回來,說瞭句:“格老子,什麼也看不到。”

  “看什麼?是什麼首長要過來?還是師前指要搬過來啊?”我問道。

  “是那些首長的女兒們(野戰醫院的女兵)要在河灘裡洗澡,聽說,進入越南之後,這些女兵們就沒有洗過澡,這次趁我們偵察連沒任務,師首長特別安排的,為她們洗澡的安全擔任警戒,這下你懂瞭吧?”

  “噢!明白瞭!”我伸著脖子向河灘方向看去,一片密密的油松林擋住瞭視線,“果真什麼也看不到”我對排長說,“是不是安排個人爬到樹上搞個瞭望哨?看看是不是醫院的女兵們真的在河灘洗澡?”

  “你少給我出洋相!”

  “那你爬到樹上看看?你不爬,哪我爬(樹)。”我逗排長。

  “去、去、去! 告訴你的兵,註意警戒!”排長照我胸部擂瞭一拳。

  我正色對排長說:“我不開玩笑瞭,我還是有點不懂,女兵洗澡,用不瞭這樣興師動眾吧?派我們偵察連來放哨,這也太誇張瞭。”

  “女兵是什麼兵?啊?那些女兵可都是高幹的子女,如果出瞭問題,恐怕誰都要吃不瞭—兜著走!聽說XX部隊的野戰醫院被越軍的特工襲擊後,那部隊的師長都被撤職瞭。”

  聽排長這樣一說,我明白瞭,我問:“排長,你有女朋友麼?”

  "有啊,去年回傢探親的時候傢裡介紹的,我們來廣西(打仗)她還不知道呢。”

  “排長,你有福氣哦,我呢,長瞭這麼大,女人什麼味都不知道呢!如果這仗打下來死球瞭,那算是白活一場呢!”

  “亂說!你想知道什麼味(兒)?你要知道,那些漂亮的女兵這麼久沒洗澡,那是很臭的,臭得會叫人受不瞭。所以,再危險,首長也要安排她們洗澡!”排長壓低瞭嗓門對我說。

  “噢。”我似懂非懂點瞭點頭。“聽說(犧牲瞭的)4班長有老婆?他參軍前就結婚瞭麼?”

  “沒有,他是去年探親回韶關英德老傢時結婚的。”排長回答。

  “部隊不是有規定,戰士在服役期間不準結婚麼?”

  “是啊,你們倆參加軍裡的偵察兵技術比武之後,你去瞭軍區比武,他落選瞭,情緒不好,連隊就安排他探親。這傢夥回去結婚瞭,回到連隊也沒向(黨)組織匯報,隻有他幾個廣東老鄉私下裡知道。後來連隊指導員隱隱約約知道瞭,準備調查這事(兒),如果屬實,(4班長)肯定要受處分。這不正好趕上打仗,這事情就撂下不提瞭。”

  “唉~!”我嘆瞭口氣,一屁股坐瞭下去,“如果4班長真的結婚瞭,這世界上又多瞭一個寡婦瞭!”說到這,我想起與4班長配對一起參加比武的情景,軍區首長來部隊視察的時候,我倆還為首長表演瞭徒手奪槍等擒拿格鬥配套動作。如今卻已經是陰陽相隔。想到這些,不禁悲從心來,我低下瞭頭,不吱聲瞭。

  排長挨著我坐瞭下來說,“4班長的事情恐怕不會是多瞭個寡婦那麼簡單,萬一他老婆懷瞭孩子,孩子沒出生就沒父親,那就慘瞭……”說到這,排長也說不下去瞭。

  這天的下午有太陽,陽光隔著樹林的間隙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們默默的坐著,看著遠方的山巒,誰也不說話,四周靜悄悄的,遠處傳來女兵們在河灘裡的喧鬧聲,隱隱約約。

  坐瞭很久,我站起身,對排長說,要到各個哨位看看。排長怪怪的笑瞭說:“你什麼也看不到!”

  一邊向各個哨位走去,一邊向河灘方向張望,除瞭密密匝匝的松樹,的確什麼也看不到—包括負責內線警戒的步兵們—也看不見。

  來到副班長的哨位,副班長問:“剛才排長說什麼?”

  “排長說,我們現在是為在河灘裡洗澡的女兵們放哨。”

  “哇!女兵洗澡啊!”副班長興奮起來。

  “你高興什麼呀,排長說過瞭,‘什麼也看不到’”。

  副班長有些臉紅,回應說:“我可沒說要看人傢(女兵)洗澡啊!不過,往回走能看到洗澡以後的女兵,也不錯呢!”我笑著對副班長說:“你呀,恐怕看到母豬都會是雙眼皮的。”副班長回我一句:“你恐怕也差不多!” 說完,副班長和我倆互相對視笑瞭起來。

  笑過之後,我對副班長說:“哎,你知道麼,在打仗的男人為什麼會對異性表現出強烈的渴望?”

  “不會吧?”副班長狐疑的看著我,“你有什麼根據呀?”

  “我告訴你吧。”我往副班長身邊湊瞭湊,“我姐在老傢,是讀‘共大’,學醫的。”

  “什麼是‘共大’?”副班長插瞭一句。

  “‘共大’,就是‘共產主義勞動大學’的簡稱。我姐學醫,她有教材,當兵前我看過。那書裡說,人在緊張的時候啊,體內就會分泌一種叫‘腎上腺素’的激素;哎,激素你懂吧?男的的分泌多瞭,那他的雄激素水平就會很高,很高就會想女人,而且會把醜的女人也會想得很美……嗯……這樣說吧,打仗會讓人很緊張,緊張怎麼樣?緊張就會出現激素水平高的現象,這樣一來,在戰場上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就會發生,比如殺人會殺紅眼,連投降瞭的俘虜也殺;還有,強奸婦女,聽說兄弟部隊還發生瞭強奸越軍女俘虜的事件。”

  看見副班長目瞪口呆的看著我,我更加得意的發揮下去:“你看,那電影《上甘嶺》裡面的歌詞怎麼唱的?歌詞說‘姑娘好像花一樣’!那志願軍被美國佬打得藏進坑道裡,還要唱‘姑娘好像花一樣’!都那時候瞭,還能浪漫,就是激素在作怪;還有《英雄兒女》裡面的王成、王芳,為什麼不是親兄妹?那是暗示,英雄如果不是‘壯烈’瞭,他就會有女人,而且是美女是不是?還可以舉其它例子,比如日本鬼子,他們打仗還帶著妓女;越南鬼子,每個連還配一個女兵班,說是負責後勤,鬼知道是負責什麼……你不要這樣奇怪的看著我,我說,我打死的那個越軍,他的提袋裡的東西有什麼?”

  副班長眨瞭眨眼,想瞭想:“有女人的涼鞋、內衣、生活用品……這些東西都扔瞭。”

  “還有相冊,相冊也扔瞭?”我追問瞭一句。

  “相冊沒扔。”

  “相片呢?裡面有很多越南女人、還有女兵的相片呢?”

  “大傢分瞭。這是大傢當戰利品分瞭,不會違反戰場紀律吧?”副班長有些緊張。

  我擺瞭擺手:“這和戰場紀律無關,也和品德無關。那照片裡的越南女人漂亮吧?我問這個問題,隻是想證明我剛才說的那些歪理。”

  副班長點瞭點頭:“大傢都說(照片裡的)越南女人漂亮。”

  “ 這就對瞭,其實我和你一樣,我也很想看看,洗瞭澡的女兵是什麼樣。我想,她們一定很漂亮……”說完,我和副班長對視瞭一會,又笑瞭起來。

  兩個小時過去瞭,撤掉警戒的指令傳來。在我們的要求下,我們排沒有按原路返回,而是特地繞瞭點道,從女兵洗澡的河灘邊經過。路過河灘,大部分女兵們都已返回野戰醫院的帳篷,還有十來個與我們在小路上相會擦肩而過。我對打頭的女兵盯著看的很仔細,她長的很普通,頭發短短的,還在往下滴水,水打濕的白襯衣緊貼在胸前,胸部平平的,不像我想象中的貌若天仙。再往後看去,女兵們都穿著白色粗棉襯衣,白花花的一群,很快的從我們身邊經過。我很想回頭看看她們的背影,但忍住瞭,怕班裡的兵笑話。

  回到連隊駐地不久,我被叫到連部,在連部,看到七、八個陌生的戰士。連長指著一個戰士對我說,“連部決定你們班的戰鬥小組長(方)到九班當副班長,這個兵補充到你們班。還有,回去準備一下,帶著你們班,天黑前趕到420高地。”

  “具體任務呢?”我問瞭一句。

  “420高地那邊,是我軍步兵的防線,越軍的特工在夜裡活動得很厲害,步兵受不瞭,要我們在夜裡對付越軍特工。到瞭420高地,XXX團一營的營長會告訴你具體情況的,你按他們的意思再制定行動方案。”

  也許正是這道命令,讓我重新回到瞭現實,又一次殘酷的戰鬥將成為我明天的獎勵!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这篇有关于越戰親歷:我們為在露天洗澡的女兵們放哨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本站网址:http://www.wangkeguan.com (转载请保留)。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天涯社区 豆瓣网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阅读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