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观姓名网:激励无数奋斗的朋友!www.wangkeguan.com
广告位1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战争

抗戰中讓日軍聞風喪膽的“四大名團”:功勛卓著

来源: 网课观姓名网 发布时间:2020-09-20 21:41:08 点击:

  在抗日戰爭初期,中國軍隊在與日本侵略者進行殊死搏鬥的作戰中,先後湧現出以英勇頑強作戰聞名於世的“四大名團”,它們分別是北京盧溝橋抗擊日軍的吉星文團、南口保衛戰中的羅芳珪團、山西忻口會戰中夜襲陽明堡日軍飛機場的陳錫聯團和淞滬抗戰中孤軍八百壯士守衛上海四行倉庫的謝晉元團。他們抗擊外侮、寧死不屈的愛國主義精神和英雄壯舉在中國抗戰史上留下瞭光輝壯烈的一頁。

  吉星文團:盧溝橋抗擊侵略軍

  盧溝橋位於北京西南永定河上,是北京西南的門戶,由於戰略地位重要,成為歷代兵傢必爭之地。盧溝橋事變爆發後,二九軍三七師二一九團在團長吉星文指揮下守衛盧溝橋,奮勇殺敵,打響瞭抗日戰爭的第一槍。

  吉星文(1908—1958),字紹武,河南省扶溝縣人,15歲時,傢貧輟學,正逢在西北軍任職的堂叔吉鴻昌回鄉省親,受其影響,吉星文棄學投軍,從此走上行伍生涯。在戰爭中,他沖鋒陷陣,身先士卒,屢屢得到擢升,幾年間,升任為營長,駐防華北。

  1933年日本侵略者進犯長城要塞。3月9日,日軍鈴木師團直逼河北遷西縣北部的長城重要隘口喜峰口。宋哲元二九軍受命增援,趕赴長城禦敵。3月11日,吉星文所在馮治安部馳援喜峰口,雙方激戰,戰事十分慘烈。面對強敵裝備精良,二九軍以己之長擊敵之短,實施近戰夜戰,出奇制勝,揮舞大刀,痛殲頑敵,威名遠揚。3月11日深夜,吉星文率兵出擊,他們身背令敵喪膽的大刀,由當地樵民獵手引路,冒著大雨,接近日軍前沿陣地,出奇不意地偷襲瞭正在酣睡的日軍,他們揮動寒氣逼人的大刀,令敵魂飛膽破,斬殺瞭300餘人,並奪獲日軍坦克一輛、大炮20餘門。3月12日,為防止日軍卷土重來,吉星文激勵全營戰士:“隻有拿鐵血來洗國恥,收失地,為國傢效命。”在隨後的戰鬥中,吉星文作戰驍勇,多次與敵展開肉搏,擊退敵人進攻,因功受到嘉獎,升任二一九團團長。二九軍長城抗日,聲名大振,狠狠打擊瞭日軍不可戰勝的囂張氣焰,作曲傢麥新為此專門譜寫瞭二九軍大刀隊的戰歌《大刀進行曲》,唱響瞭長城內外。

  盧溝橋事變爆發後,吉星文團奉命奮起抵抗,揭開瞭中國全面抗戰的序幕。團部設在長辛店,所屬一、二營駐防長辛店,戰鬥力強的三營駐防盧溝橋和宛平城,他沉著指揮全團官兵,勉勵大傢與國土共存亡的決心。7月8日夜晚,吉星文前往第三營營部,親自精選青年戰士組成突擊隊,縋繩梯出宛平城,出敵不意,沖入日軍陣地,如風卷殘雲,殺得敵人倉皇逃竄。戰鬥中,吉星文頭部被炸傷,他全然不顧,略作包紮,仍指揮戰鬥。接著,又組織150人的敢死隊,每人一支步槍、一把大刀、四枚手榴彈,準備奪回橋頭陣地。吉星文屹立橋頭督戰,將橋頭與附近陣地的日軍幾乎消滅殆盡,對於這場惡戰,京津各大報紙均以特大號標題或號外加以報道,極大地鼓舞瞭全國人民抗日的鬥志。7月20日,多處負傷仍不下火線的吉星文接受著名戰地記者陸詒在盧溝橋前線采訪時慷慨激昂地表示:“盧溝橋是平西的屏障,又是華北的咽喉,日軍屢次背信進攻,我們自然不能坐視國土淪陷……隻要我吉某人在,日軍就休想在此花小代價得大便宜。”吉星文團在盧溝橋堅持抗戰23個晝夜,與頑敵殊死鏖戰,始終未讓日軍占領盧溝橋與宛平城,直至7月30日,奉命撤出防地。23天中,吉星文以一團之力,殲敵3000餘人,對日軍、武器多有斬獲。9月,吉星文榮任三七師少將旅長,率部開赴津浦線,開始瞭新的戰鬥。

  陳錫聯團:夜襲陽明堡機場

  1937年10月,侵華日軍在平型關遭重創以後,改變作戰部署,突破晉北防線,沿同蒲路直撲太原。忻口會戰中,八路軍陳錫聯七六九團在山西代縣陽明堡夜襲日軍飛機場的戰鬥事跡被廣為傳揚。

  陳錫聯(1915—1999),湖北省紅安縣人,出生於貧苦的山區農民傢庭,14歲時毅然參加紅軍,投身革命。紅小鬼的他作戰英勇,沖鋒在前,很快嶄露頭角,17歲時任團部政治指導員,18歲時升任政治教導員、團政委。1937年8月,紅軍被改編為八路軍和新四軍,22歲的紅軍師長陳錫聯被改任為一二九師三八五旅七六九團團長,作為先遣團,奉命插入敵後,發動群眾,開展遊擊戰。

  10月中旬,七六九團來到山西代縣南蘇郎口村。這裡是滹沱河東岸的一個村莊,順河南下即是忻口,戰事正隆,不時有日軍飛機從村子上空隆隆飛掠而過。通過對敵機活動規律的觀察,可以推知機場離村子不遠。詢問老鄉,得知隔河10餘裡的陽明堡修有日軍機場。陽明堡坐落於雁門關下,滹沱河畔。戰士們紛紛請纓,一致要求端掉這個日軍機場。為瞭準確掌握敵情,摸清日本機場的詳細情況,陳錫聯決定實地偵察。

  來到滹沱河邊,登山用望遠鏡觀察,發現對岸陽明堡東南有一座機場,機場上整齊地排列著一架架灰白色的飛機,在陽光映照下,發出耀眼的光芒。通過詢問當地老鄉,進一步摸清瞭日軍機場內外的情況:24架飛機白天輪番外出轟炸太原、忻口,晚上返航停在機場。日軍香月師團一個聯隊駐守陽明堡街裡,機場僅有小股守衛部隊。當時,日軍正忙於進攻太原,無暇它顧,如果趁其不備,一鼓作氣,發動突襲,恰是殲滅敵機的天賜良機。

  經研究制定瞭作戰方案:一、二營各一部破壞崞縣至陽明堡之間的公路、橋梁,阻擊來犯援敵;三營以夜戰見長,在第二次國內革命戰場中能攻善守,曾獲“以一勝百”獎旗,由三營負責夜襲機場;團迫擊炮連、機槍連在滹沱河東岸構築陣地,隨時支援三營。

  夜幕降臨,以老鄉為向導,部隊整裝出發,涉河而過,神速潛行到陽明堡機場外,萬籟俱寂中,三營戰士神不知鬼不覺地爬過鐵絲網,進入機場,按照事先部署,十連向機場西北角日軍守衛隊的掩蔽部發起猛烈攻擊,十一連直撲停在機坪上的機群,霎那間,火光沖天,殺聲震耳,機槍、手榴彈齊發,打得日軍暈頭轉向,敵我雙方展開瞭白刃戰。隨著轟轟的爆炸聲,日機燃起熊熊大火,風助火勢,火助風威,整個機場陷入一片火海。經過激烈而短暫的戰鬥,守敵大部被殲,20餘架飛機被炸毀燃燒,等陽明街裡的香月師團乘裝甲車趕來增援時,戰鬥已結束,陳錫聯早已率部撤退得無影無蹤。

  謝晉元團:八百壯士堅守四行倉庫

  淞滬抗戰是中國從局部抗戰到全面抗戰的開始。1937年8月13日,中國軍隊和廣大民眾奮起抗擊日本侵略軍,在三個月的激烈戰鬥中,以重大犧牲為代價,重創日軍,粉碎瞭日軍開戰之初叫囂的“三天占領上海,三個月內滅亡中國”的迷夢。在淞滬抗戰中,謝晉元團以孤軍堅守閘北四行倉庫大樓的戰績最為悲壯。

  謝晉元(1905—1941),廣東省蕉嶺縣人,1925年投考黃埔軍校第四期政治科學習。1926年畢業後參加北伐。“八一三”事變發生後,謝晉元所在八八師二六二旅調防上海,他被調任五二四團團附,率部駐防北火車站,與日軍對峙兩個月之久。10月26日,日軍突破大場防線,上海市區作戰的中國守軍被迫全線撤向滬西,謝晉元臨危受命,率五二四團一營扼守蘇州河畔的四行倉庫大樓,掩護八八師主力撤退。四行倉庫大樓是一座鋼筋水泥結構的六層大樓,墻厚樓高,易守難攻,東、南兩面比鄰公共租界,西、北兩邊是中國地界,已被日軍攻占,這裡事實上已成為孤島。謝晉元率領一營官兵,號稱八百壯士,實則僅452人,他們由北站轉入四行倉庫後,連夜加固防築工事,集中兵力防守大樓左右兩翼,誓與日軍血戰到底,保衛當時上海唯一屬於中國軍隊守衛的一塊國土。謝晉元作戰前動員,自己寫下遺書,以必死的決心感召部下,他要求全體官兵,舍生報國,與倉庫共存亡。戰士們群情激奮,按命令分頭設防,居高臨下,迎頭痛擊並擊退瞭來犯日軍。

  10月27日晨,日軍包圍瞭四行倉庫,動用瞭坦克、大炮,但四行倉庫工事堅固,當日軍接近大樓時,胸有成竹的謝晉元一聲令下,官兵們集中火力一起射擊,用集束手榴彈投向敵群,炸得日軍死傷慘重,第一天斃敵80餘人。日軍在大樓西北角縱火,企圖借火勢發動強攻,但三次進攻均被擊退。八百壯士孤軍奮戰一晝夜,

  羅芳珪團:黃埔驕雄血戰南口

  1937年7月29日、30日平津相繼失陷後,日本在挑起淞滬戰役的同時,又調集重兵南下,妄圖南北夾擊,速戰速決,進而侵占全中國。為此,7月31日日軍沿平綏線推進,在昌平集結重兵,準備進攻南口,目標是攻占山西,奪取重要戰略物資煤炭。發生在8月初的南口抗戰戰事激烈,史稱“南口保衛戰”。南口是京畿名鎮,京張鐵路通車後逐漸成為一個重鎮,它既是燕山山脈與太行山山脈交會之處,又是到達八達嶺的唯一入口點,與居庸關、八達嶺同為重要交通要沖。日軍為實現其經由華北征服中國的野心,8月9日大舉進兵南口,投入7萬餘人的兵力,主力部隊為板垣師團、鈴木師團、山下旅團和酒井旅團,配備300門火炮,另有航空飛行大隊、戰車隊、化學部隊協同作戰,戰前揚言,“三日內攻占南口”。中國參加南口戰役的軍隊6萬餘人,以南口為中心佈防,陣地東起德勝口、蘇林口,西至鎮邊城、橫嶺,戰線長達90公裡。中國軍隊十三軍奉命搶防南口,八九師五二九團團長羅芳珪率部為先頭部隊。

  羅芳珪(1907—1938),湖南省衡東縣人,黃埔軍校四期畢業,1934年擢升五二九團團長。戰前,他把懷有身孕的妻子從駐地送回老傢,以便全身心投入戰鬥。8月1日,羅芳珪團從大同乘車,冒著日軍飛機的狂轟濫炸,趕赴南口前沿陣地。到達指定位置後,在龍虎臺、南口火車站、南口村一帶迅速構築防禦工事,進行戰前準備。8月8日晨,戰役打響,日軍炮火向南口中國軍隊進行猛烈轟擊,日機輪番轟炸,五二九團一次次打退日軍進攻,堅守陣地,直至深夜,奉命戰略撤退,放棄南口車站,退守龍虎臺。

  8月10日,日軍發動總攻,龍虎臺首當其沖。為減少傷亡,羅芳珪果斷下令守軍暫時撤退,當日軍剛剛占領龍虎臺,未及站穩之際,羅芳珪率兵全力反擊,五二九團官兵個個奮勇爭先,與敵展開肉搏,盡管日軍派來增援,仍未能奪得龍虎臺,三個多小時的血戰,五二九團官兵依然鬥志昂揚,堅守陣地。8月12日後,日軍多次向南口東西兩側山地和龍虎臺陣地進攻,均被擊退。8月13日,日軍派出戰車向五二九團一營陣地發起猛烈攻擊,羅芳珪見到陣地即被攻破,下令官兵進行阻擊,即使剩下一兵一卒也決不後退。他親臨指揮,與部下研究爆破戰車、破壞其履帶使之難以行進的辦法,同時研究接近戰車、攻擊其瞭望孔的方式,挑選精兵,分成兩批,一批帶手榴彈,滾身接近戰車,用手榴彈炸毀履帶,使戰車癱瘓;一批利用履帶毀壞之時,攀上車頂,用手槍從瞭望孔射擊,擊斃駕駛員。按此方法,日軍戰車被擊毀多輛,動彈不得。等日軍清除瞭廢戰車,繼續進攻時,早已嚴陣以待的五二九團官兵改變戰術,等戰車經過後,以密集火力,專門攻擊跟在戰車後面的日軍步兵,步兵夾在隘道中難以招架,被打死數百名,剩下的狼狽逃回。

  在6天的南口戰鬥中,羅芳珪團與敵反復爭奪,重創日軍,五二九團也傷亡慘重,在無兵增援的情況下,他們服從上級命令,拼死堅守,羅芳珪親臨戰場指揮戰鬥,幾個晝夜沒有休息,他表示,願與全團官兵一起與陣地共存亡,全團官兵無不感奮,振臂高呼:“誓死不退!”8月14日,羅芳珪身負重傷,仍大聲呼殺,不下戰場,全團官兵大部犧牲,但士氣旺盛,同仇敵愾,視死如歸,與敵激戰不止。8月27日,《中央日報》對戰況進行瞭報道,《大公報》記者范長江親臨前線采訪,連續發表戰地通訊,贊揚五二九團英勇殺敵的事跡。中共中央機關刊物《解放周刊》發表時事短評,高度評價南口保衛戰,羅芳珪團的英雄事跡傳遍大江南北。

  8月26日,南口戰役參戰部隊奉命突圍,羅芳珪團隨後轉戰晉冀豫三省,繼續戰鬥,予敵重創。直至1938年春,該團參加瞭著名的臺兒莊戰役,羅芳珪在徐州會戰中壯烈殉國,12天後,他唯一的親生女兒羅本忠在湖南老傢降生。1988年,羅芳珪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追認為革命烈士。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这篇有关于抗戰中讓日軍聞風喪膽的“四大名團”:功勛卓著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本站网址:http://www.wangkeguan.com (转载请保留)。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天涯社区 豆瓣网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阅读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