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观姓名网:激励无数奋斗的朋友!www.wangkeguan.com
广告位1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战争

金門戰役中唯一逃回來的戰士是怎麼回到大陸的?用兩個籃球遊回大陸

来源: 网课观姓名网 发布时间:2020-07-31 10:35:12 点击:

  1949年10月24日,解放軍9000多人渡海發動瞭金門戰役。結果大傢都知道瞭,孤立無援的解放軍面對數倍國軍,全軍覆沒,被俘4000多人。被俘的這幾千人不是去瞭臺灣,就是最後被遣返回大陸。其中有一個戰士卻非常特殊,他是自己回到大陸的,竟然還是抱著兩個籃球從金門遊瞭回去。聽薩沙說一說吧。


  這個戰士叫做胡清河,是山東人,251團二營的衛生兵。胡清河被俘時隻有19歲,卻已經是參加過3年作戰的老兵瞭。他是傢裡的獨子,在1946年剛剛16歲時候,就主動參加解放軍,開始瞭軍旅生涯。


  胡清河參加瞭包括孟良崮戰役在內的70多次戰鬥,曾經11次遇險,負傷4次。胡清河獲得多次戰功,包括1次一等功,在1947年參加瞭共產黨。



  金門戰役則不同,敵眾我寡,彈盡援絕,島上到處是國軍。胡清河和200多戰友被包圍在攤頭狹窄的區域,無法抵抗,隻得投降。胡清河是衛生兵,沒有武器,腿部還負傷瞭。被俘以後,胡清河曾憧憬自己的部隊很快會解放金門,到時候就可以回傢瞭。沒想到,等瞭幾個月,對岸毫無動靜。


  而國軍害怕這些戰俘逃亡,將4000多人大部分運回瞭臺灣。


  胡清河的運氣很好,作為有技能的衛生兵,他成為軍醫的助理,留在瞭金門。胡清河思鄉心切,每時每刻都在計劃逃回去。


  金門距離大陸距離倒是不太遠,隻有幾公裡。但胡清河從沒有在海裡面遊過泳,隻在老傢小河溝裡面撲騰過。面對波浪洶湧的海洋,胡清河沒有把握遊回去,必須依靠漂浮物。


  自然,國軍也不是弱智。他們知道這些解放軍戰俘靠不住,對他們看管極為嚴格。


  胡清河回憶:金門國軍對官兵偷渡返大陸防范極嚴,所有能作漂浮的用品,如木板之類,都收藏得幹幹凈凈。連火房做飯的木柴也嚴加看管,還編上號。


  這怎麼辦呢?胡清河一度灰心喪氣。



  很快,聰明的胡清河發現瞭一個好東西,絕對能夠幫助他遊回去,這就是籃球。


  胡清河回憶:一次我在籃球場上看別人打球,突然想到,籃球可以作救生圈使用,就設法打籃球的主意。那時國軍也想到瞭這點,對籃球看管很嚴格,采取“連環保法”。也就是每連兩個籃球,由兩個班共同保管,5天輪換一次。球丟瞭,要追究兩個班的責任。一個男人泅渡靠一個球是不夠的,有兩個才行。


  自然,有瞭籃球也不行,還要掌握金門的潮汐變化。金門一個老百姓告訴他潮汐的規律。胡清河仔細觀察很久,終於有瞭把握。


  胡清河回憶:金門灣五天一小潮,十天一大潮,初一小潮,十五大潮。泅渡的時機當然以漲大潮為最好,因為漲大潮時海水把沙灘都淹沒瞭,一直漲到岸邊,隻要從岸邊跳下水,即可開始泅渡,不易被發現,如果是小潮或退潮,就在沙灘上跑一段路,暴露的可能性就大一些。


  一切準備完畢,胡清河終於行動瞭:我恨不得立即走,但時機總是不對。一個姓徐的戰友逃走後被抓回來,被國軍抓住處決瞭。我一直挨到1950年8月3日,終於等到瞭機會。那天是漲大潮的日子,又恰好輪到我們連保管籃球。於是中午時分,趁那兩個班不在宿舍的時機,悄悄進屋把那個籃球放瞭氣,取出球膽,又把球殼撐圓,放回原處。從中午到晚上,這段時間一般沒人打球,球膽丟瞭不易被發現。回到班裡,也依法炮制,取出另一個球膽,然後把兩個球膽和繃帶貼在腹部,外面用腰帶勒緊。國軍的腰帶寬,別人看不出腰部藏著什麼東西。



  胡清河又回憶:這一切工作準備好,開晚飯時,我趁別人忙著吃飯的混亂時機,假裝要去大便,悄悄離開營區。我順著一條早已察看好的小溝,貓著腰迅速地沖到海邊。此刻,海水已經漲滿瞭沙灘。機不可失,我解下腰帶,把兩個球膽吹鼓,系在舊帶的兩頭。隨後又把衣服帽子都脫下扔瞭,隻剩下短褲。我把繃帶綁在赤裸裸的胸前,就向海水深處趟去。一會兒,兩個球膽就像救生圈一樣把我托在水面,順著開始退潮的海水,向遠處漂去。這天天氣挺好,風也不大,大約遊瞭兩裡多路,回頭望望,快看不清岸邊瞭,才松瞭一口氣,就在這時,在頭頂上響起一陣激烈的槍聲,急促而沉重。我頓時心頭一沉,馬上意識到,國軍已經發現我逃跑瞭,而且知道我的去向。如果他們用快艇追來,那我就完瞭。這樣一想,我就拼出全身力氣。向自認為大嶝的方向猛遊。不過,顯然國軍並不知道他在哪裡,這陣射擊是亂射。


  12小時後,筋疲力盡的胡清河終於遊到瞭大陸。他回憶:第二天拂曉,經過12小時的漂遊,終於遊到瞭大陸海岸。因為天未大亮,海灘上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影,這時我已筋疲力竭,倒在瞭沙灘上……大約過瞭一小時,我感到肚子餓得難受,就又爬起來向前走。這時離岸不遠的一個地堡內的哨兵發現瞭我,大喊一聲:“誰?幹什麼的?”用槍對準瞭我。我連忙回答:“別開槍,我是28軍84師的”哨兵顯然不相信我的話。我當時身上隻穿一條短褲,手中還提著兩個球膽,哨兵以為是爆炸物,不敢靠近,命令我扔到地上。球膽在地上蹦噠瞭幾下,他們這才放心。很快,這個單位的連長出來瞭,他拉著我的手說:“同志,你受苦瞭!”他這句話引出瞭我一大串淚水。


  作為唯一遊回來的戰士,胡清河做夢也沒想到以後發生的事情。


  胡清河被審查瞭3個月,沒有發現變節證據和特務嫌疑。即便如此,他仍然被開除軍籍,留黨察看。胡清河回到傢鄉鎮上一個衛生所,擔任普通衛生員,一幹就是30年。



  文革期間,他被當做間諜、特務、叛徒遭到批鬥,開除公職。直到1985年,胡清河才被平反,恢復瞭黨籍。


  即便如此,胡老之前每個月退休工資不過幾百元,生活非常清貧。看到那些從臺灣回來的戰友(在金門被俘的解放軍戰俘,選擇去瞭臺灣)穿金戴銀,還被政府尊稱為臺灣同胞,胡清河有些心裡不平衡。


  不過,每當有人問胡清河是不是後悔回來,他卻斬釘截鐵的回答:不後悔!比起那些戰死在金門的戰友們,我娶瞭媳婦又生瞭孩子,已經很好瞭。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这篇有关于金門戰役中唯一逃回來的戰士是怎麼回到大陸的?用兩個籃球遊回大陸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本站网址:http://www.wangkeguan.com (转载请保留)。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天涯社区 豆瓣网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阅读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