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观姓名网:激励无数奋斗的朋友!www.wangkeguan.com
广告位1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战争

日軍細菌戰幸存者:19口人中12人染鼠疫去世

来源: 网课观姓名网 发布时间:2020-09-10 09:56:17 点击:

     侵華日軍第731部隊始建於1933年,以日本石井部隊、東鄉部隊、關東軍防疫給水部的名義從事人體實驗、動物實驗、生化武器研究生產等戰爭犯罪活動。1936年開始,日軍在哈爾濱平房區建立細菌武器研究生產基地,將6.1平方公裡的土地作為特別軍事區域,是世界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細菌武器研究、實驗及制造基地,是日本軍國主義違背國際公約、用活人進行凍傷、細菌感染、毒氣實驗的大本營,是發動細菌戰爭的策源地,是日本對外侵略擴張、掠奪資源、踐踏主權的重要罪證。


  哈爾濱731部隊罪證陳列館報道——


  再一次踏進侵華日軍第731部隊罪證陳列館,78歲的哈爾濱老人張作君悲從中來。她的老伴靖福和捱過瞭日本731部隊制造的“鼠疫菌”浩劫,是傢族僅有的7位幸存者之一。“不到20天,我老伴傢19口人中12人染上鼠疫不幸去世。”張作君滿眼淚水,望著陳列館內的遇難者名單墻。


  侵華日軍第731部隊就是這不幸的始作俑者。據新華社報道,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日本人為掩蓋罪證,瘋狂轟炸731細菌工廠,並將帶有鼠疫菌的駱駝、馬、老鼠驅至臨近村屯。次年夏末,鼠疫大規模暴發,導致靖福和所在的後二道溝和鄰近兩個村屯近200人死亡。


  “年僅25歲的老叔送葬同村人,回傢後一頭栽倒在炕頭。”張作君說,身體一向硬朗的老叔出現低燒、腋窩起疙瘩等癥狀,不到3天便離開人世。



  “老叔的妻子、兩個孩子相繼發病死去,前後不到5天。”其他傢人此時陸續出現相似癥狀,傢中小炕躺滿瞭人,靖福和14歲的姐姐也染上瞭鼠疫,脖子腫得像腦袋一樣粗,說不出話隻能大聲嘶叫。傢人照看不過來,最終孤零零地死於草棚中。”張作君說,拉姐姐的靈車還未到,被細菌折磨的老父親就停止瞭呼吸,弟弟吐瞭兩口黑水後也離開人世。


  虧瞭大批防疫隊員隨後趕到,為村民註射疫苗,疫情才得以控制。退休後的靖福和未曾忘記當年的死裡逃生,義務當起侵華日軍第731部隊罪證陳列館的講解員,將那段歷史講給高校、中小學師生聽,於1994年、2002年到日本高知、櫪木、神奈川等十幾個縣市演講。“將731的罪惡揭露到底!”為正義奔走瞭12年的靖福和於2006年去世,他的大女兒退休後也接過父親的班,成瞭侵華日軍第731部隊罪證陳列館的工作人員。


  “731”殉難者名單墻建於2010年,共安放瞭近3000名日軍細菌戰受害者銘牌,包括中國人、前蘇聯人、蒙古人和朝鮮人。其中1467名是“特別移送”的受害者,日軍滅絕人性地將這些人用於細菌戰實驗;還有1500多人是日軍中國南方細菌部隊的受害者。兩個月前,上海遊客趙海波在名單墻上找到瞭一傢人尋找瞭74年的爺爺,終於得以告慰已抱憾離世的奶奶和爸爸。隻要把731部隊的真相更加準確地還原曝光,陳列館館長金成民相信, 找到親人的趙海波是第一個,絕不會是最後一個。


  731的真相是被日本軍國主義嚴令“必須要帶進墳墓”的絕密,但金成民從未放棄。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他在國內尋找受害者;從1998年開始,他去日本尋找731部隊的老兵,獲取加害者的證言。“他們把坦承事實視為解脫。”10多年的取證積累,金成民保留瞭200多個小時的視頻資料,成為對731部隊最後的控訴。受訪老兵中,最小的近80歲,核心隊員年齡更大,年紀最大的證人取證時已95歲。參與取證的最後一名731部隊原隊員筱塚良雄今年去世瞭。


  “這樣做是為瞭證明,731部隊絕不是‘幾個醫學狂人的個人行為’。”金成民說,它是自上而下的有組織、有預謀、有規模、成體系的集團犯罪,是日本政府主導的國傢犯罪。金成民表示,隻要有人還在做逆歷史潮流而動的事情,就需要尋找更多、更有力的證據,把731部隊遺址辦成“日本軍國主義反人類罪行的鐵證”,呈現在世人面前,永遠警示後人。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这篇有关于日軍細菌戰幸存者:19口人中12人染鼠疫去世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本站网址:http://www.wangkeguan.com (转载请保留)。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天涯社区 豆瓣网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阅读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