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观姓名网:激励无数奋斗的朋友!www.wangkeguan.com
广告位1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永王李璘:李隆基第十六子,造反後對當時有多大的影響?

来源: 网课观姓名网 发布时间:2020-08-30 12:01:06 点击:

  歷史是一條長河,它奔流向前,無止無息。今天趣歷史小編為您講述永王李璘的故事。


  說到安史之亂的起因,我認為這是由於唐玄宗年老敏感所導致,可他並沒有得什麼老年癡呆癥。關於這一點,在太子李亨北上靈武前後體現得淋漓盡致。


  作為一個棧戀權術的政客,唐玄宗卻對太子李亨的背叛行為保持瞭極大克制,甚至表現出瞭大度(直接送給太子李亨兩千兵馬)。


  面對此情此景,很多人會想當然地認為:這是唐玄宗已經認輸,開始想方設法討好李亨,為自己謀後路瞭。


  這話對一半:唐玄宗的確開始謀後路瞭,但他並沒有認輸,隻是在身處絕境的情況下積極想著翻盤的辦法。


  在唐玄宗看來,如果自己能夠巧妙佈局,還可以繼續維持主導地位,所以當唐玄宗抵達成都之後,立刻頒佈瞭一系列人事調動命令。


  第一、太子李亨坐鎮朔方,負責北方淪陷區的軍事指揮;


  第二、永王李璘坐鎮江陵,負責長江中遊的軍事指揮;


  第三、盛王李琦節制廣陵,負責長江下遊的軍事指揮;


  第四、豐王李珙節制武威,負責西北地區的軍事指揮。


  丁卯,上皇制:“以太子亨充天下兵馬元帥,領朔方、河東、河北、平盧節度都使,南取長安、洛陽……永王璘充山南東道、嶺南,黔中,江南西道節度都使……盛王琦充廣陵大都督,領江南東路及淮南、河南等路節度都使……豐王珙充武威都督,仍領河西、隴右、安西、北庭等路節度都使……時琦、珙皆不出合,惟璘赴鎮。


  從權力博弈的角度來看,這個佈局非常巧妙:它最大限度地弱化瞭太子李亨背叛唐玄宗北上靈武的消極影響,取而代之的是唐玄宗主動授意,四個兒子可以各管一方。


  唐玄宗為什麼要這樣做?答案很簡單:他要節制太子李亨。


  在這個佈局中,太子、豐王、永王和盛王的地位都是對等的,李亨並沒有節制三位兄弟的權力。


  對於唐玄宗的這種招數,太子李亨怎麼看呢?自然是要多厭惡有多厭惡。關於這一點沒有直接證據,但有個旁證。


  後來太子李亨稱帝,曾一度非常信任一位名叫房琯的官員,但有人對太子李亨說,當初四位皇子各管一方的戰略佈置就出自房琯之手。房琯之所以這樣做,顯然是因為他忠於太上皇(唐玄宗),而不是忠於您!於是,太子李亨開始討厭房琯這個人。


  進明曰:“管昨於南朝為聖皇制置天下,乃以永王為江南節度,潁王為劍南節度,盛王為淮南節度,制雲‘命元子北略朔方,命諸王分守重鎮’。且太子出為撫軍,入曰監國,管乃以枝庶悉領大籓,皇儲反居邊鄙,此雖於聖皇似忠,於陛下非忠也。”上由是惡管。


  言歸正傳,當唐玄宗用這種方式節制太子李亨的時候,諫議大夫高適就對他說:您千萬不要這樣玩,否則我們大唐很容易被您玩得四分五裂的!


  結果呢?唐玄宗自然是不搭理高適。


  上皇命諸子分總天下節制,諫議大夫高適諫,以為不可;上皇不聽。


  高適的話有沒有道理呢?顯然是有道理的,因為唐玄宗又開始搞他那一套權力制衡的把戲。君不見安祿山被他這套手段逼得造反,封常清、高仙芝和哥舒翰也因為類似的原因沒落得好下場。


  可如果從唐玄宗的角度來看,他此時也隻有這樣做,才能緩解太子李亨逐漸架空自己的趨勢,才有機會逐漸奪回主動權。


  盡管這招還算精妙,但唐玄宗的努力最終還是失敗瞭,因為太子李亨沒有和他喂招,而是直接以力破巧:他稱帝瞭,就是歷史上的唐肅宗。


  唐肅宗上位後,河西軍區和安西軍區立刻派軍隊為他助威,這本身就意味著唐肅宗已經握住瞭強大的槍桿子。


  上命河西節度副使李嗣業將兵五千赴行在……嗣業大慚,即白宰如數發兵,以秀實自副,將之詣行在。


  上又征兵於安西;行軍司馬李棲筠發精兵七千人,勵以忠義而遣之。


  郭子儀和李光弼在前方軍情緊急的情況下,依然親率軍事主力趕赴靈武給唐肅宗助威,更意味著西北軍區的軍方大佬完全站在瞭唐肅宗一邊。


  子儀與光弼率步騎五萬赴行在。時朝廷草昧,眾單寡,軍容缺然,及是國威大振。


  有瞭這個基礎,其他軍區自然不敢再跟唐肅宗紮刺,唐肅宗才可以從容稱帝。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唐玄宗試圖用“四子分制”的方式節制太子李亨的計劃徹底破產。因為太子李亨變成瞭皇帝,從法理上就該凌駕於其它幾位皇子之上。


  而這位足以凌駕於其他幾位皇子之上的皇帝是實權皇帝,他取得瞭西北軍區的明確支持。


  西北軍區為什麼會旗幟鮮明地支持太子李亨稱帝呢?顯然是因為唐玄宗的佈局對他們極其不利。


  如果“四子分制”成為現實,就等於把大唐劃分為政治權利相當的四塊,而主導這一切的唐玄宗自然會重新奪回權力。


  在這種背景下,西北軍區諸位大佬跟著太子李亨折騰來折騰去,恐怕也很難擠入真正的權力核心。


  如果太子李亨當瞭皇帝,帝國的權力中心就會移向太子李亨坐鎮的西北地區。在這種背景下,西北軍區諸位大佬的前途地位就容易得到保證。


  比如說,太子李亨一稱帝,李光弼和郭子儀立刻就擠進瞭真正的權力核心,而地位高得讓唐肅宗都發愁:收復長安洛陽後,應該怎麼封賞他們?


  上謂泌曰:“今郭子儀、李光弼已為宰相,若克兩京,平四海,則無官以賞之,奈何?”


  這其實也是太子李亨敢留在西北的主要原因:基於簡單的利害分析,他相信自己能取得軍方的支持,唐玄宗就算南下控制瞭帝國的錢袋子,想要扭轉戰局也是不容易的。


  面對太子李亨擅自稱帝的事實,唐玄宗顯然保持著一個政治傢應有的胸懷:承認太子李亨稱帝的合法性。


  唐玄宗之所以會這樣做,是因為他知道大唐實在是不能再內訌瞭。


  唐玄宗盡管不想再內訌,但他卻依然不甘心接受這種命運,所以他在承認太子李亨稱帝合法性的同時,也希望太子李亨做出讓步:那就是做出決定之前必須向自己匯報,自己要等到安史之亂結束後才會正式退休。


  制:“自今改制敕為誥,表疏稱太上皇。四海軍國事,皆先取皇帝進止,仍奏朕知;俟克復上京,朕不復預事。”


  既然唐玄宗默認瞭唐肅宗上位的事實,唐肅宗自然也得讓一步,所以唐肅宗答應瞭唐玄宗的要求。


  如果事情到此為止,唐玄宗也不算輸得太慘,至少他還保留瞭一些權力。


  可就在這時候,唐玄宗的好兒子永王李璘就搞出一個大新聞,立刻就讓唐玄宗輸得慘兮兮。


  永王李璘決定割據江南,另立中央!


  永王李璘坐鎮江陵,擁有著巨大的軍事政治經濟資源,身處亂世,李璘身邊的人難免會希望對他抱有幻想,希望他可以復制東晉開國皇帝司馬睿的成功。


  從表面上看,當時的天下與西晉末年非常相似:帝國都城丟失瞭,整個北方已被叛軍折騰得一踏糊塗,南方卻保持穩定,並且擁有龐大的資源。


  在這種背景下,永王李璘似乎隻要做出決定,立刻就能趁勢割據江南,進而復制晉元帝司馬睿的成功路線。


  相較而言,唐肅宗坐鎮西北,雖然有著皇帝的名號,而且控制著西北軍,但他們東面有安史叛軍,西面有土蕃回紇,很像西晉時坐鎮西北的晉愍帝:空有皇帝的名號,隨時有可能被清理出局。


  這樣算來,控制江南的永王李璘,似乎比坐鎮西北的唐肅宗更有前途。


  璘領四道節度都使,鎮江陵。時江、淮租賦山積於江陵,璘召募勇士數萬人,日費巨萬。璘生長深宮,不更人事,子襄城王瑒,有勇力,好兵,有薛鏐等為之謀主,以為今天下大亂,惟南方完富,璘握四道兵,封疆數千裡,宜據金陵,保有江表,如東晉故事。


  但這幫人忽略瞭一個重要問題:此時的天下,與西晉末年有著極大的不同。


  西晉末年,中國南北雖然實現瞭統一,但它們此前分裂的時間遠比統一的時間更久。


  從董卓亂政開始,南北就處於事實上的分裂,直到公元司馬炎滅吳時才統一。而西晉滅亡時,南北統一的時間不過短短三十多年。


  正因為合夥過日子的時間短,所以當江南與北方割裂時,人們在心理上不會有太多排斥。


  更重要的是:西晉末年還是豪門士族占據統治地位的時代,所以晉元帝司馬睿隻要能得到幾位豪門士族首腦的支持,就可以迅速實現割據江南的規劃。


  安史之亂發生時,中國雖然還沒有進入成熟的官僚政治格局,但豪門士族已經開始衰微,至少在整個江南地區,實在沒有幾個能拿得出手的豪門士族。


  正因如此,盡管永王李璘在自己親信的慫恿下也想割據江南,但結果卻是在瞬間被打得萬劫不復:至德元年,唐肅宗以其陰謀叛亂、割據江東名義派兵圍剿,打敗李璘,南逃嶺外。至德二年,為江西采訪使皇甫侁所擒殺。


  永王李璘自己找死也就罷瞭,可他的這種行為連累瞭唐玄宗:他佈的這個局本就已經殘破不堪,經過永王李璘的折騰,這個局當時就破瞭。


  如果永王李璘安份守己,唐肅宗想繞過唐玄宗把手伸進江南,還是多少會有些困難的。


  現在可好,永王李璘給瞭唐肅宗絕佳的借口,可以讓他順理成章地率軍進入江南,接管永王李璘的軍事政治經濟資源。


  這樣一來,唐肅宗擁有皇帝的稱號和西北軍區的支持,現在又拿下瞭江南地區的財賦,可謂大勢已成,唐玄宗再無翻身之機。


  說到永王李璘試圖割據江南的歷史時,我額外提一下大詩人李白。


  由於李白的名氣太大,所以永王李璘在試圖割據江南時,就請李白給他當參謀。


  李白知道永王李璘的行為是什麼性質嗎?應該是知道的,因為在這次站隊的過程中,很多人選擇瞭與永王李璘決裂,要說李白的政治嗅覺比大多數人都不如,顯然有些說不過去。


  可由於李白一生坎坷,現在又突然身逢亂世,難免會想著“搏一搏,單車變摩托”,所以李白最終選擇瞭站在永王李璘一邊。


  隨著永王李璘的迅速失敗,支持他的人都被定性為附逆,李白自然也不例外。


  幸運的是:李白與西北軍區大佬郭子儀有交情,所以在郭子儀的營救下,李白得以免除死罪,並被流放至夜郎。


  安祿山反,轉側宿松、匡廬間,永王璘辟為府僚佐。璘起兵,逃還彭澤,璘敗,當誅。初,白遊並州,見郭子儀,奇之。子儀嘗犯法,白為救免。至是子儀請解官以贖,有詔長流夜郎。


  等到唐玄宗的孫子唐代宗登基後,本想為李白免罪並讓他出仕,李白卻在這時候去世瞭。


  會赦,還尋陽,坐事下獄。時宋若思將吳兵三千赴河南,道尋陽,釋囚辟為參謀,未幾辭職。李陽冰為當塗令,白依之。代宗立,以左拾遺召,而白已卒,年六十餘。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这篇有关于永王李璘:李隆基第十六子,造反後對當時有多大的影響?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本站网址:http://www.wangkeguan.com (转载请保留)。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天涯社区 豆瓣网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阅读
网站分类